编者按:本文是芒格1986年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虽然查理谦虚地说自己缺乏“在重要场合公开演讲的经验”,但在这次简短的演讲中,他展现出了非凡的修辞天赋,我们也得以品味到查理的价值体系和智慧。大多数毕业演讲人会选择描述如何获得幸福的生活。查理用他在演讲中推荐的逆向思维原理,从反面令人信服地解释了一个毕业生如何过着“痛苦”的生活。
文本/查理孟格
既然贝雷斯福德校长选择了最老、任职时间最长的导演之一来做毕业演讲,那么演讲者就有必要说明两个问题:1。他为什么做出这个选择?2.演讲有多长?
根据我在贝雷斯福德多年的经验,我将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就像有人骄傲地表明他的马能数到七,他就是这样为我们学校寻求更高的声誉。主人知道数到七不是一个数学壮举,但他期待得到认可,因为值得炫耀的是马可以这样表现。
第二个问题,关于演讲的时长,我不想提前透露答案。我怕我这样说了以后,你仰着的脸不再充满好奇和期待,你现在的表情正是我喜欢看到的。
但我会告诉你,在考虑我要讲多久的过程中,我是如何想出这个演讲的主题的。当我收到邀请时,我有点忘乎所以。虽然我缺乏在重要场合公开演讲的经验,但我的勇气是完美的。我立刻想到了模仿狄摩西尼和西塞罗,我期待着西塞罗的赞美。当被问及他最喜欢狄摩西尼的哪篇演讲时,西塞罗回答说:“最长的一篇。”
然而,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幸运的,因为我也考虑了塞缪尔约翰逊的著名评论。当被问及弥尔顿的《失乐园》时,他是对的:“没有人希望它更长。”这让我想到,在我从哈佛听过的20个毕业演讲中,哪一个让我希望它会更长?只有约翰尼卡森发表过这样的演讲,他详细说明了卡森确保悲惨生活的处方。所以,我决定重复卡森的演讲,但要用更大的规模和我自己的处方。毕竟,当卡森发表演讲时,我比他大。与一个年轻迷人的幽默作家相比,我失败的次数更多,遭受的痛苦也更多,遭受的方式也更多。显然,我完全有资格进一步发展卡森的主题。
当时卡森说,他不能告诉即将毕业的同学如何获得幸福,但他可以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如何保证悲惨的生活。卡森确保悲惨生活的处方包括:1。用化学物质来改变情绪或感觉;2.嫉妒,和3。怨恨。
我还记得卡森坚定地说,他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这些东西,每次都变得非常痛苦。
很容易理解卡森为痛苦生活开的第一个处方(使用化学药品)。我想补充几句。年轻的时候,我有四个最好的朋友。他们非常聪明、诚实、幽默,自身条件和家庭背景都很优秀。其中两个已经去世,酒精是让他们英年早逝的因素;第三个人还活在醉梦里,——如果那还活着。
虽然易感性因人而异,但我们中的任何人都可能通过一个微妙的过程沉迷于邪恶,这个过程最初很难被察觉,直到腐败的力量太强大而无法突破。然而,我活了60年,却从未见过有人的生活因为恐惧和逃避这条诱人的毁灭之路而变得更糟。
嫉妒就像上瘾的化学物质一样,自然会赢得奖项,导致痛苦的生活。早在被摩西的命令谴责之前,它已经造成了许多灾难。如果你想保持嫉妒对你悲惨生活的影响,我建议你永远不要读塞缪尔约翰逊的任何传记,因为这个虔诚的基督徒的生活以一种令人向往的方式展示了超越嫉妒的可能性和好处。
正如卡森所感觉到的,怨恨对我也起作用。如果你渴望悲惨的生活,我找不到更好的药方推荐给你。约翰逊说得好,他说生活已经太难咽下去了,那么为什么要把它放进怨恨的苦皮里呢?
对于你们这些想要悲惨生活的人,我也建议你们不要践行迪斯雷利的权宜之计,这是为那些无法彻底戒掉怨恨旧习的人设计的。在成为伟大的英国首相的过程中,迪斯雷利学会了不让复仇成为行动的动机,但他也保留了一些发泄怨恨的方式,那就是把那些敌人的名字写下来,放在抽屉里。然后时不时地,我会翻看这些名字,享受记录世界如何在没有他干预的情况下瓦解他的敌人。
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通过一个微妙的过程沉迷于邪恶,这个过程一开始很难被察觉,直到腐败的力量太强大而无法突破。
好了,这是卡森开的所有处方。接下来是芒格开的其他四种药。
首先,要任性,不要虔诚地做你正在做的事情。只要你养成这个习惯,你就能超过抵消你所有优势的综合效果,不管效果有多好。如果你喜欢被不信任,被排除在对人类做出最杰出贡献的群体之外,那么这味药物最适合你们。养成这个习惯,你们将会永远扮演寓言里那只兔子的角色,只不过跑得比你们快的不再只是一只优秀的乌龟,而是一群又一群平庸的乌龟,甚至还有些拄拐杖的平庸乌龟。
 
 
第二、我必须警告你们,如果不服用我开出的第一味药,即使你们最初的条件并不好,你们也可能会难以过上痛苦的日子。我有个大学的室友,他以前患有严重的阅读障碍症,现在也是。但他算得上我认识的人中最可靠的。他的生活到目前为止很美满,拥有出色的太太和子女,掌管着某个数十亿美元的企业。如果你们想要避免这种传统的、主流文化的、富有成就的生活,却又坚持不懈地做到为人可靠,那么就算有其他再多的缺点,你们这个愿望恐怕也会落空。
 
 
说到“到目前为止很美满”这样一种生活,我忍不住想在这里引用克洛伊斯的话来再次强调人类生存状况那种“到目前为止”的那一面。克洛伊斯曾经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王,后来沦为敌人的阶下囚,就在被活活烧死之前,他说:“哎呀,我现在才想起历史学家梭伦说过的那句话,‘在生命没有结束之前,没有人的一生能够被称为是幸福的。’”
 
 
我为痛苦生活开出的第二味药是,尽可能从你们自身的经验获得知识,尽量别从其他人成功或失败的经验中广泛地吸取教训,不管他们是古人还是今人。这味药肯定能保证你们过上痛苦的生活,取得二流的成就。
 
 
只要看看身边发生的事情,你们就能明白拒不借鉴别人的教训所造成的后果。人类常见的灾难全都毫无创意——酒后驾车导致的身亡,鲁莽驾驶引起的残疾,无药可治的性病,加入毁形灭性的邪教的那些聪明的大学生被洗脑后变成的行尸走肉,由于重蹈前人显而易见的覆辙而导致的生意失败,还有各种形式的集体疯狂等等。你们若要寻找那条通往因为不小心、没有创意的错误而引起真正的人生麻烦的道路,我建议你们牢牢记住这句现代谚语:“人生就像悬挂式滑翔,起步没有成功就完蛋啦。”
 
 
避免广泛吸取知识的另一种做法是,别去钻研那些前辈的最好成果。这味药的功效在于让你们得到尽可能少的教育。
 
 
如果我再讲一个简短的历史故事,或许你们可以看得更清楚,从而更有效地过上与幸福无缘的生活。从前有个人,他勤奋地掌握了前人最优秀的成果,尽管开始研究分析几何的时候他的基础并不好,学得非常吃力。最终,他本人取得的成就引起了众人的瞩目,他是这样评价他自己的成果的:“如果说我比其他人看得更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这人的骨灰如今埋在西敏斯特大教堂里,他的墓碑上有句异乎寻常的墓志铭:“这里安葬着永垂不朽的艾萨克·牛顿爵士。”
 
 
我为你们的痛苦生活开出的第三味药是,当你们在人生的战场上遭遇第一、第二或者第三次严重的失败时,就请意志消沉,从此一蹶不振吧。因为即使是最幸运、最聪明的人,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失败,这味药必定能保证你们永远地陷身在痛苦的泥沼里。请你们千万要忽略爱比克泰德亲自撰写的、恰如其分的墓志铭中蕴含的教训:“此处埋着爱比克泰德,一个奴隶,身体残疾,极其穷困,蒙受诸神的恩宠。”
 
 
“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雅各比说。他知道事物的本质决定了许多难题只有在逆向思考的时候才能得到最好的解决。
 
 
为了让你们过上头脑混乱、痛苦不堪的日子,我所开的最后一味药是,请忽略小时候人们告诉我的那个乡下人故事。曾经有个乡下人说:“要是知道我会死在哪里就好啦,那我将永远不去那个地方。”大多数人和你们一样,嘲笑这个乡下人的无知,忽略他那朴素的智慧。如果我的经验有什么借鉴意义的话,那些热爱痛苦生活的人应该不惜任何代价避免应用这个乡下人的方法。若想获得失败,你们应该将这种乡下人的方法,也就是卡森在演讲中所用的方法,贬低得愚蠢之极、毫无用处。
 
 
卡森采用的研究方法是把问题反过来想。就是说要解出X,得先研究如何才能得到非X。伟大的代数学家雅各比用的也是卡森这种办法,众所周知,他经常重复一句话:“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雅各比知道事物的本质是这样的,许多难题只有在逆向思考的时候才能得到最好的解决。例如,当年几乎所有人都在试图修正麦克斯韦的电磁定律,以便它能够符合牛顿的三大运动定律,然而爱因斯坦却转了个180度大弯,修正了牛顿的定律,让其符合麦克斯韦的定律,结果他发现了相对论。
 
 
作为一个公认的传记爱好者,我认为假如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是哈佛学校1986届毕业班的学生,他的成绩大概只能排到中等。然而现在他是科学史上的大名人。如果你们希望将来碌碌无为,那么千万不能以达尔文为榜样。
 
 
达尔文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主要是因为他的工作方式;这种方式有悖于所有我列出的痛苦法则,而且还特别强调逆向思考:他总是致力于寻求证据来否定他已有的理论,无论他对这种理论有多么珍惜,无论这种理论是多么得之不易。与之相反,大多数人早年取得成就,然后就越来越拒绝新的、证伪性的信息,目的是让他们最初的结论能够保持完整。他们变成了菲利普·威利所评论的那类人:“他们固步自封,满足于已有的知识,永远不会去了解新的事物。”
 
 
达尔文的生平展示了乌龟如何可以在极端客观的态度的帮助下跑到兔子前面去。这种态度能够帮助客观的人最后变成“蒙眼拼驴尾”游戏中惟一那个没有被遮住眼睛的玩家。
 
 
如果你们认为客观态度无足轻重,那么你们不但忽略了来自达尔文的训诲,也忽略了来自爱因斯坦的教导。爱因斯坦说他那些成功的理论来自“好奇、专注、毅力和自省”。他所说的自省,就是不停地试验与推翻他自己深爱的想法。
 
 
最后,尽可能地减少客观性,这样会帮助你减少获得世俗好处所需作出的让步以及所要承受的负担,因为客观态度并不只对伟大的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有效。它也能够帮助伯米吉地区的管道维修工更好地工作。因此,如果你们认为忠实于自己就是永远不改变你们年轻时的所有观念,那么你们不仅将会稳步地踏上通往极端无知的道路,而且还将走向事业中不愉快的经历给你带来的所有痛苦。
 
 
这次类似于说反话的演讲应该以类似于说反话的祝福来结束。这句祝语的灵感来自伊莱休·鲁特引用过的那首讲小狗去多佛的儿歌:“一步又一步,才能到多佛。”我祝福1986届毕业班的同学:在座各位,愿你们在漫长的人生中日日以避免失败为目标而成长。(完)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