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特施洛斯既有格雷厄姆清教徒式的分析,又有巴菲特式的风格。施洛斯有一本1934年版的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这是他投资的圣经。他在书的封面上写了这样一段话:“格雷厄姆关心如何控制自己投资的风险,他不想赔钱。人们不记得以前发生过什么,发生的具体情况,是怎么发生的。这也是人们在投资中经常犯的错误。”

施洛斯这样评价巴菲特:“他懂商业,但我不懂。我们买投资公司的时候,其实对公司的商业模式不是很精通。”在描述巴菲特的购买原则时,股票,施洛斯讲述了一个关于巴菲特购买ABC股票的有趣故事卖家出价29美元,但巴菲特拒绝了,给出了28美元的购买价格。卖家拒绝了,但第二天再次打电话,提出28美元的价格。这一次巴菲特拒绝了,开出了27美元的价格。卖家拒绝了,但后来回电同意27美元,但巴菲特要求26美元。最终,他们达成的价格是26美元。

施洛斯极其节俭,对顾客有利。他的妻子安娜开玩笑说,为了省钱,他在家跟着她,以便随时关灯。如果你耐心地问他,他会教你如何从用过的信封里取出邮票。价值数据表来自他的儿子,他也持有该基金的股份。所以施洛斯会说,“我为什么要付钱?”

他建议,在操作投资基金时,一定要诚实,这将有助于基金经理做得更好。在他的合伙基金中,他从未披露自己的持股情况,只是向投资者提供了季度报表、审计损益表和致合伙人的一封信。他说,“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股票,的投资,所以我们不想随意向公众披露,因为这对我们的投资伙伴不公平。”当他经营自己的合伙基金时,几乎不需要花管理费用。施洛斯的办公室通常被巴菲特称为壁橱。他和儿子共用一部手机,只付很少的办公室租金。

赚钱的16个因素

施洛斯认为,投资者应该使用一种能让他们安心睡觉的投资理念。无论你选择哪种投资理念,投资者都必须严格遵循他们选择的理念。长期坚持,并且随着经验的积累,投资理念逐渐清晰,经过多年的积累,最终会取得不错的效果。在市场不景气的年份,投资者仍然需要对自己的投资理念有信心。

ont-size: 14px;” />
  沃尔特·施洛斯有自己的16 个投资经验,他所认为的在股市中赚钱的因素为:

  



  1、相对于价值来说,价格是最重要的因素。



  2、用心建立公司价值的概念,记得股份代表了一个企业的一部分,不只是一张纸。



  3、以账面价值为出发点确定企业的价值,要确保公司的债务不大于股权价值。



  4、有耐心些,股市不会马上上涨。



  5、不要因为消息或股价突然上涨而买入,如果专业人士可以这样做,就让他们去做吧。不要因为坏消息而卖出。



  6、不要害怕孤独,但必须确信你的判断是正确的。虽然你不能百分百的肯定,但要努力寻找你判断的弱点。在股价下降后买入,在上涨一定程度后卖出。



  7、一旦你做出了决定,要敢于相信自己。



  8、树立自己的投资理念,并努力遵循它。这正是我找到的成功之路。



  9、不要太急于卖出。如果股票价格达到你所认为是合理的水平,那么你可以卖,但人们往往因为股票上涨50%而卖掉它,将卖出与否和盈利关联。卖出前重新评估该公司的价值,对照其账面价值看是否需要出售股票。



  10、当买入股票时,我发现在最近几年的低点买入是很有用的。



  11、按照资产净值的折扣价买入,这比以企业盈利为标准买入更靠谱一些。



  12、听从你所尊重的人的建议。这并不意味着你要接受它们。记住钱是你自己的,一般来说,保存财富比挣钱更难。一旦你失去了很多钱,这将很难挣回来。



  13、尽量不要让你的情绪影响你的判断。买入和卖出股票,恐惧和贪婪可能是影响它们的最糟糕的情绪。



  14、记住复利的魔力。



  15、喜欢股票而不是债券。债券将限制你的收益,通货膨胀会降低你的购买力。



  16、小心杠杆。它可能对你不利。



  这些听起来简单,但在实践中很难,因为人们总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细节选股

  



  在工作时,施洛斯会利用价值数据库,找出自己喜欢的股票:交易价格是账面价值的80%,股息收益率超过3%,没有债务。“大多数人会在意,‘公司明年的盈利会怎么样呢?’如果股票的定价是合理的,我不太在乎收益,而把重点放在公司资产上。如果公司没有大量的债务,那符合条件的公司的股票价格就是合理的。”市场总会提供一些低估的证券,但寻找它们的最好时机是当市场充满恐慌的时候。施洛斯阐述:“我会建议投资者对买入的股票持谨慎的态度。我不喜欢债务。我通常寻找陷入困境中的公司,股市不喜欢面临困境的公司。然而,你必须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念去购买这样的股票,因为它会为你的投资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



  施洛斯筛选股票的标准是,交易价格相对于公司的账面价值有着折扣,没有或只有很少的债务,管理层持有一定数量的自身公司的股票,这样可以使他们做出有利于股东的经营决策。如果他寻找到了他所喜欢的,他会买入一点并打电话给公司要财务报表。他仔细阅读,并会特别注意脚注部分。他试图从数字中找出一些问题的答案:管理层是诚实的吗?他们不会过于贪婪吧?他认为管理层贪婪与否比是否聪明更重要。他不会私下去了解公司的经营运作,也几乎从来不会与管理层见面会谈。他不会对投资时机和市场趋势考虑很多,比如我买入的是低点吗?卖出的是高点吗?他也不会浪费时间去思考宏观经济形势。



  施洛斯喜欢去了解他所投资的公司不引人注目的地方,“你应该去感知一家公司,它的历史、背景、所有权关系,它做什么,它的业务,股息支付政策,以及它的盈利点在哪里。你只需要对一家公司有一个一般的感觉。你永远不可能完全认识一家公司,除非它成为你自己的公司。”他的投资线索完全依赖于公共信息,他避免与管理层进行会谈,除非他们正好就在附近。施洛斯的儿子埃德温说,“如果需要与管理层会谈,那么我们会在全国一直跑来跑去,这会耗去我们绝大部分的精力。只有在其会议室离我们20公里的半径内,我们才会去和管理层会谈。”



  有时,他也会将自己的投资知识进行反向运用,特别是对估值极高的行业领域,比如在互联网泡沫时期,在市场大幅下挫之前,他卖空了雅虎和亚马逊公司。在2000 年和2001 年,市场大幅下挫,标准普尔500 指数的收益为-9%和-12%,而他的基金的收益为28%和12%。



  在本次美国房地产危机前,施洛斯通过翻阅价值数据手册找到巴塞特(Bassett),由于糟糕的住房市场,这家家具公司的股价被严重压制了。其股票以账面价值的40%的折扣价格交易,并且有着7%的股息收益率。施洛斯当时指出该公司账面价值已经多年没有增长了,其股息分配政策可能已经受到威胁。他的建议是,如果该公司削减其股息,投资者可以考虑购买,因为在削减股息时股价会变得更便宜,但它最终可能会恢复。随后,该公司的确开始削减自身的股息,从20 美分至10 美分,然后在2008 年底变为零。到2009 年初,其股票的交易价格低于1 美元。施洛斯的投资建议是正确的:现在其股价恢复到了8 美元。



  施洛斯从来没有改变过他的投资理念,他期待着买入暂时遇到困难的知名的公司,或者没有债务负担的小盘股,并且其交易价格低于账面价值。在投资市场上60 多年的投资经历,期间走过了17 个经济衰退期,施洛斯已经有很好的投资直觉。在投资中,他只是不希望有任何损失,他已经做到了格雷厄姆所说的在投资中消除情绪。市场先生是有情绪的,但格雷厄姆式的价值投资者不会在意市场情绪,他们只是按照严格的价值投资纪律买入和卖出证券。施洛斯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近乎是处于全仓投资,相比持有现金、黄金和存款,他更相信公司股票的保值能力。他曾经说过:“我在持有股票时比我持有现金时睡得好!”公司股票是他最喜欢的货币。



  沃尔特·施洛斯兼具格雷厄姆清教徒式的分析方式和巴菲特式的作风,他创造了40年杰出的操作业绩纪录。1955 年施洛斯离开格雷厄姆-纽曼公司,建立他自己的投资伙伴公司。截至1984 年的28 年里,他为投资者赢得了年均16.1%的收益率,同期的标准普尔指数包含股息在内的收益率为年均8.4%。到1997 年为止,施洛斯的基金复合年利率为20%,而同期市场则为11%。



  沃尔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精彩问答:

  1、你和巴菲特等人都曾师从Ben Graham,今天你们也成为非常成功的投资人,你们的共同点是什么?



  Walter Schloss:都不抽烟,呵呵。我想我们都很理性(rational),即使在非常不利的情况下,我们也不会很情绪化。当然,巴菲特是这方面做得更极致些。而且我们都很诚实,我们知道有些人赚了很多钱,但别人并不愿意投钱给他们,因为他们人品有问题。



  2、Tweedy Browne 偏定量,而巴菲特偏定性,你呢?



  Walter Schloss:我不是很擅长判断“人”,我更喜欢跟数字打交道,除非上市公司离得很近,否则我不会去调研。我会从公司是否愿意分红,来判断管理层是否为股东利益着想。因为我们很“小”,所以我们不会去约见管理层,除非你是富达(Fidelity),否则他们怎么会听你的呢?在基金规模小的情况下,还是同数字打交道更容易些。



  3、买卖原则?



  Walter Schloss:不要着急卖。如果股价已经到了你认为合理的价格,那你卖掉可以。但如果因为已经涨了50%,别人劝你要锁定利润,你不要急着卖。至少卖之前要重新评估一下公司,要考虑当时市场的情绪(点位)是否对股价构成影响,人们是不是特别乐观?买股票时,根据我个人经验,买在过去几年的历史低点总归会有好处。你看到股价从125 跌倒60,你认为有吸引力了,但可能三年前低至20,这说明这公司股价确实很脆弱。



  4、你自己经历了很多次经济衰退(18 次),还包括二战后的市场,历史在重复,还是你也在改变?



  Walter Schloss:市场呈现两极分化,一方面有些股票跌去50-60%,而有些股票创了新高。人们总喜欢买入表现很好的公司,而不喜欢那些表现糟糕的公司。有些人也许在想,如果我现在卖掉这些差的公司,还可以抵消一些要缴纳的盈利税,不得不承认很多人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卖股票,所以股价总是会比“应该”跌得更多。以前的价值投资我们会买入股价跌到“流动资本以下”的公司,但现在这一条很难适用。现在的原则是买入股价被“打压”的公司,股价在历史低位(而不是创新高)的公司。当然我们得弄明白,其他投资者为什么不喜欢它们,是因为没有业绩,还是因为季报比市场预期低了一点点,我们愿意与市场不同,因为我们不认为一个季度表现很重要。



  5、你的投资很分散



  Walter Schloss:巴菲特曾说我这样做是为愚蠢进行对冲,我告诉他我们不会对公司盈利进行预测,而我们买入的又是些二线公司,我知道这里面一定能出来不错的公司,但我并不知道是哪个,所以只能每个先买点。一定要买,哪怕只有一点点,这样你才会记住它。遇到真正喜欢的公司,随着股价下跌,还会继续买。



  6、很多人由于贪婪,撑不了你这么久,你的秘诀?



  Walter Schloss:很多人本不应该来这个市场,由于贪婪,才有他们的出现。我们有自己的潜在买入名单,当这个名单由50 只减少到3 只,我知道市场很危险了,也没有那么便宜了,于是是时候彻底撤出了。再说市场几十年前哪有那么多CFA……



  7、给年轻人忠告



  Walter Schloss:对自己要坦诚,不要让情绪左右你的判断,要明确自己这辈子要什么,不要因为华尔街赚钱就做这行。要与受人尊敬的人和好人打交道。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