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选择与经历——巴菲特访谈录
2010年4月,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
在闻名全球的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之前,这个安静的美国小镇迎来了一群重要的客人。他们是美国一流大学MBA班的100名尖子生,宴会的主人是“奥马哈的先知和圣人”,被美国人称为“除了父亲之外最值得尊敬的人”。沃伦巴菲特(——
在邀请学生品尝他最喜欢的牛排之前,巴菲特与100位“美国的未来”进行了一次封闭式对话。他的告白和推心置腹让人想到乔布斯在斯坦福的著名演讲——。重要的不是具体的投资策略,而是“人生选择和体验”。
“我希望你意识到写作和口头沟通技巧非常重要。如果我能给你一点建议,你真的需要在这方面努力。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有美好的未来,现在我愿意拿出10万美元买你们未来现金流的10%。”换句话说,巴菲特认为,在场的每个人未来至少会赚到100万美元的:“但如果你能把口头和书面沟通能力提高到另一个水平,你的价值至少可以再增加50%。”
在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者开着一辆不豪华的车。看起来很普通,但有了股票和外汇市场的投资,他是世界首富。
2010年,巴菲特以470亿美元的净资产排名福布斯第三。随着霸县公司近日发布的2009年亮眼成绩单,其一贯的霸县选股策略和投资目标再次在美国市场掀起“模仿旋风”。
巴菲特曾将自己的投资理念归结为3:将股票视为众多微型商业单元;把市场波动当成朋友而不是敌人(利润有时来自对朋友的忠诚);股票的价格应该低于你的承受能力。换句话说,他在:的基础上买入了股票,假设股票市场将在第二天关闭,或者在五年内不会重新开放。
根据价值投资理论,一旦看到市场波动,认为有利可图,投资就变成了投机。“没有什么比赌博心态更能影响投资。”如今,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论”风靡全球,但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样坚持几十年。
和大多数成功的老美国人一样,对于现年80岁的巴菲特来说,有两件事非常重要。一个是慈善,一个是继承。
四月春初,我们的记者全程参与了这场关于老人如何了解更多关于自己的细节和经历的对话。
Q :你以前经历过挫折吗,如何看待这些失败?
巴菲特:绝对有。比如我以前特别害怕在公共场合说话,表达自己。我一直认为这是个问题。高中毕业后,我去了卡内基的公共演讲培训班。我已经写了一张100美元的支票,但是当我走到门口时,我害怕了,失败了。后来回家想了想,觉得如果克服不了,那就是人生的一大障碍。后来我又去报了这个班。
我认为人们不应该害怕犯错。我这辈子犯的错,没有一个是失败或者错误,最后也没有变成好事。比如当时我不敢当众发言,而是让自己特别关注这件事,所以才真的报了班,刻意训练自己。现在,这已经成为我的优势之一。
如果不是在这方面训练有素,我想我是不敢向老婆求婚的。所以,所有所谓的不好或者失败的事情背后,其实都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在里面。你必须相信“信仰”是非常重要的。你必须相信一些东西。到时候,这些不好的事情或者暂时的失败最终会自己化解,变成好事。
有时候,生活真的是因祸得福。年轻的时候,我和我们州最漂亮的女孩约会过,但最终没有成功。我听说她后来离婚了三次。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我无法想象未来会发生什么。其实,你能犯的最大的错误,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就是嫁给谁。只有到了选择未来伴侣的时候,如果你真的做错了选择,你会失去很多。而这种损失不仅仅是财务上的。
Q :你觉得你现在的竞争优势和强项是什么?
巴菲特:其实我对公司运营一窍不通。有时候去工厂,连男厕都找不到。(笑声)但我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对我来说,投资最重要的是找到护城河,这也是我自己的哲学。所谓护城河,就是指我投资的公司或业务具有竞争力。者很难进入与我竞争的,就好像一个护城河一样,我建立起很高的城墙,别人随便攻不破我,这是我判断要不要投一个公司时非常重要的标准之一。
 
  第二点是,要有“没有利用过的定价权”(Untapped Pricing Power)。这个意思是说,我现在可以不去涨价,但是,我随时都可以涨价,我现在先把这个公司买下来,买下后我再去提价。这个定价权还没有完全被开发,没有完全被用上。
 
  比如,我以前曾投过一个巧克力公司叫“See's”,这是美国非常有名的一个巧克力品牌。买巧克力很多时候是人们在情人节或节日时去买,很多时候又是男人买给自己妻子或爱人。通常,他们每年买的时候不会记得去年一年是花了多少钱买巧克力。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生意。我在家里装了一个“魔镜”,每年快到情人节时,我就对魔镜说:“魔镜魔镜,今年我可以把See's巧克力提价多少?”这个生意的好处是,它其实每年都在涨价,而这个毫无影响产品本身的销售量。
 
“万变中不变的东西”
 
  问:你在选择投资时,会怎么去看一个公司?
 
  巴菲特:我提一点“品牌联想”。比如我投可口可乐,这个东西会让人想到快乐,那么可口可乐在奥运会时去做广告,这个联想就和我们的品牌相符合;又比如我投Gillette,这是一个在全球有80%几市场份额的剃须刀品牌,代表“男孩向成熟男人过渡”(Transition to Manhood),那么当美国系列棒球赛举行时,Gillette会去做广告,因为会有很多年轻男孩去看。我每天都在想,对一个产品和公司来说,能够赢得消费者的心理是最重要的,你赢得消费者心理,你就赢得了市场。
 
  再比如,我会比较喜欢像啤酒或剃须刀这些产业,因为在这些行业中,基本没有“无品牌”(Generic Brands)的产品,或者杂牌东西对有品牌商品的威胁非常有限。这样,产业的持续性会比较强,而通常而言,这些有品牌产品的“护城河”也更高,更不容易被别人攻破。相比而言,我的See's 巧克力生意就会更容易受到杂牌竞争,我就指望那些买了杂牌巧克力的丈夫在送给妻子时说:“亲爱的,我买了便宜货……”(笑)
 
  问:你为什么不投科技类的产业?现在,科技公司非常多,发展也很快。
 
  巴菲特:它不是我的优势。对科技公司认识最深刻的人,我可能在全世界的前一千、前一万名都排不到。我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世界上有成千上万个公司,我一般会把公司分为三类:“好的公司”、“不好的公司”,以及“很难的公司”。
 
  好的公司、不好的公司,是我花半天时间就能够看出来的,而那些花了半天时间看不出来的,我也不会强迫自己花半个多月时间去看。我不会强迫自己花费很多时间在一个我不能“Figure out”的公司上。我不是天才,但是我在某一些领域比别人更聪明更有见解。我觉得对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呆在那些你有优势的领域,不要随便走到别的领域去,你一定要有“Focus”,要“Stay Around”。
 
  再举一个例子是口香糖的生意。这个世界发展再快、科技进步再快,大家对口香糖的需要是不会变的。这一点,连我的朋友比尔·盖茨都同意。我从来在投资中都是找“万变中不变”的东西,这样能把风险降低。
 
  问:很多人在做投资时,情绪会受外界影响。比如可能你投的公司发生了很大波动,又比如你看到别人赚了很多钱。这些年来,你一般怎么控制你的情绪,去进行理性投资?
 
  巴菲特:有效控制情绪,能够让我的投资收益再提高30%。(笑)这一点,的确非常重要,我也得益于呆在奥马哈这个小镇,因为这是一个相对不受外界影响的地方,没有什么豪华餐厅,也没有什么大的Shopping Mall,非常安静。
 
  我想,你每天进办公室时,去看和分析那些信息和资料,很重要的一点,即要保持一个稳定情绪和清楚的思维框架。可能是同样一个事实,但由于你情绪的波动,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所以最重要的是,保持“稳定性”。
 
  我觉得作为一个好的投资者必须有两点:第一,必须要有一定智力(Intelligence),幸亏不是需要很多的智力(笑);另一点就是你这个人的脾气、个性(Temperament)是要符合这件事,你要能相对保持一个稳定情绪。
 
 问:你对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经济政策的一些看法是?
 
  巴菲特:金融危机产生了一些很不好的影响。当时金融危机时,大家都已不太在乎每个人的信用和质量到底怎么样,你自己的信用和质量已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别人如何认为你的信用和质量,因为那是非常恐慌的时候,没人真正会去花时间想一个公司的能力和价值,比如这个公司以后有没有能力把钱还给我等。你可以信用记录很好,但是我作为银行的话,我就是不相信,而你也无法证明给我。
 
  我对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的一些看法是,美国政府应使用一些更有力(Aggressive)的税收政策,不然很难持续下去。好比你看我们公司,我们雇员的年薪有赚6万-80万美金不等,他们平均交的税是34%所得税,但我自己却只交16%的税,因为我很多钱是透过投资赚来,税比较低,如果你是工资的话,所得税就比较高。但是我自己都觉得,我交这么一点税是不够的。
 
  问:你对现在的中国怎么看,有没有想过在中国有更多投资?
 
  巴菲特:我对中国从来都是特别有信心的,我觉得中国的增长不是一时半会的一个虚像,而是一个实实在在、持续性的东西。中国有非常聪明、非常勤奋的人,美国也有非常勤奋的人,但在过去50年中,美国比中国发展要快很多,是因为以前美国有一个更好体制能把人的潜力充分发挥,但是我看到,现在的中国也已经有一个比较好的体制,能把人的潜力充分发挥。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这个力量太大了。
 
  我这里说的体制差异是指,你是更鼓励那些天生继承的产业、皇帝的孩子还是去鼓励真正努力工作的人,那些真正优秀的人是否能获得机会。从这点而言,中国还有更多的人的潜力可以释放出来。我与比尔·盖茨是在1995年第一次去的中国。在这15年中,中国整个经济经历了非常大的一个成长,未来路上可能还会有一些小挫折,但我觉得,中国未来的增长是不容置疑的,这个增长主要还是来自于把人的潜力完全发挥出来。
 
  我在中国主要投过两个公司。一个是中石油,还有一个是比亚迪。我投中石油时,没有看股价,我通常都是先不看股价,因为怕受影响。我先是看了中石油的基本资料,自己做了一个估值,然后发现公司值1000亿美金,但当时中石油股票所反映出的价值只是350亿美金,等于说可以翻三倍,于是,我就买了中国政府能够允许的最多限数。后来有一次,中石油还专门派了一个投资者关系部的人过来讲,因为我是一个很大买家,但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听懂(笑)。一年半前,我投了比亚迪,比亚迪有非常多的技术工程师,他们的CEO王传福是一个不平凡(Extraordinary)的人,我也是很看好他们的管理层。
 
  问:你怎么看目前的中美关系。
 
  巴菲特:我感觉,美国政府有一撮人故意拿中国当“替罪羊”(Scapegoat),这简直是疯狂、不可理喻的。其实说到底,我觉得全世界人民都应该希望中国更繁荣。你想想,难道有谁希望一个有占全世界人口20%左右的国家永远都那么穷,然后这个国家再拥有核武器的话,难道这样的世界是大家想要的吗?
 
  我觉得未来世界最大的一个危险是,第三世界或穷凶极恶的国家或一小撮人拥有核武器或生化武器。所以,如果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生活水平能够提高的话,其实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是好事。
 
  我的感觉是,未来一年中美国政府可能会有一撮人,可能希望尽量把这个问题弄大,可能出于一些政治目的,希望找一些替罪羊。我希望你们这些年轻人在对待这些问题时,能有一个自己的“过滤器”,不要随便被这些东西影响。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