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6日,堪萨斯大学的米尔谢先生带领一些学生去奥马哈见巴菲特并进行对话。在这场对话中,巴菲特主要谈到了十二个问题,这些问题相当精彩,值得我们细细品味和认真理解。
首先,即使在今天,你仍然可以获得高回报。
1999年,巴菲特在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表示,“资金的小额是一个独特的优势。如果我手里只有100万,每年差不多能赚50%。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但肯定会。”到2005年,巴菲特说他的观点没有改变。事实上,巴菲特20岁时
20世纪50年代,产量很高,达50%以上。他认为在现在的环境下赚这么多钱更容易,因为现在获取信息更容易。
然而,这需要投资者挖三尺来找出那些小规模的异常。投资者需要找到被抛弃、被忽视、被严重忽视的公司;找一些完全没有问题的区域性公司。例如,巴菲特曾经发现的公司是西部保险证券,其股价为3美元,但净利润为每股20美元。成因谷气,市盈率2倍;政府雇员保险公司
(GEICO);新贝德福德联合街铁路,股价30美元,账户上的现金是每股100美元。只是这些赚钱的机会,没有人会告诉你,你要自己去找。自然,今天伯克希尔的资金规模太大了,所以没有办法,那些不太有吸引力的公司必须被收购。如果资金的数量很少,那么巴菲特可以把整个资金投资在最赚钱的品种上,赚很多钱。
但是,考虑到普通投资者喜欢跟风,讨厌无人问津的冷门股票,只知道价格却不知道价值,缺乏“掘地三尺”的精神,要实现高回报并不容易。而且巴菲特说他每年能拿到50%的高收入,所以他肯定能,但不一定我们能。投资没那么容易。
第二,格雷厄姆的投资哲学仍然指导着我们。
虽然本杰明格拉哈姆已经不在人世,但在今天的投资行业,我们不需要另一个本杰明格拉哈姆。格雷厄姆的投资哲学至今仍在指导我们。格雷厄姆长得桃李满天下,但我们学生都像鹦鹉一样模仿他。也就是说,投资哲学不需要创新,格雷厄姆的哲学就够了。
费希尔强调了商业的本质。收购股票意味着收购一家公司。你应该让市场为你服务,而不是让它指引你。你经常可以找到一些被低估的公司。如果你找到了,你就会得到它。大多数人认为股价的日变化包含哪些信息?事实上,里面没有任何信息。股票不只是在股价上下波动。你可以从不知道靠什么的人身上挣钱。最高价和最低价的差价在一年内翻倍是很常见的,但公司的价值并没有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股票市场的波动经常走向极端。市场老师每天都要求报价。你就等他疯了,等他太悲观或者太乐观。考虑安全边际。不要驾驶一辆9800磅的汽车通过一座最大负荷为10000磅的桥梁。
投资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智商,而是理解力。不是有一万家公司,你要投资一万家公司,就找一家估值错的。营销老师是给你的。营销老师是你的搭档。他想每天卖给你生意。有时候,他很乐观,要价很高;有时候,他很悲观,要价很低。你必须利用营销老师的这个弱点。股票市场是世界上最有趣的地方。股市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像股市一样,永远远离现实?巴菲特警告说,如果你长大了,不要犯傻,你可以在股市赚很多钱。
第三,在所有情况下,股票必须完全赢得债券。
一般来说,股票的收益率高于债券,但这不是一成不变的。每隔一段时间,股票就会变得很廉价,但这不是命中注定的。
在格雷厄姆之前,关于股票市场最好的书是埃德加劳伦斯史密斯在1924年写的《长期股票投资》。这本书比较了债券和股票在过去几十年的表现。当时上市公司不多。起初,史密斯认为在通货紧缩时期,债券的表现会优于股票。在通货膨胀时期,股票的表现会优于债券。他发现,几乎在所有情况下,股票的表现都优于债券。
后来,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解释了这一现象的几个原因。凯恩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供股东赚钱的资本越来越多,分红也越来越高。这种观点在当时还是很新奇的,人们听了就发烧。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们都买了股票后来,人们疯了,根本不遵循书中合理的投资方法,书中的理论也就站不住脚了。
事实上,即使你买的理由是正确的,也要小心,小心理由是否仍然正确。正确的做法是,比如你想买通用汽车,就要写下股价和相应的市值,然后写下你买这家公司的理由。写不出来就别买。格雷厄姆说得好:“对你更有害的不是错误的前提,而是正确的前提,因为你可以立即拒绝错误的前提。”
4.向本杰明格拉哈姆学习,你不会错过的。
巴菲特承认,在做与不做的两难选择中,他犯了很多严重的错误。例如,收购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有时候,把钱放错地方造成的机会成本(比如纺织不好的生意)会拖累收入。然而,那一年我没有从以前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在收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六七年后,我又买了一家纺织厂Womback。结果,新贝德福德的这家纺织厂不堪重负。
那一年,汤姆墨菲收购了沃思堡的报业集团。。NBC是这家报业集团旗下的一项资产,墨菲把 NBC这家子公司剥离出去,当时售价
3000 万美元,NBC今年的净利润都 7500 万美元了。那时候
NBC也是个好公司,但墨菲打定主意要卖。后来巴菲特再想买,也没有了。经营有线电视台根本不用什么脑子。没买NBC,不知道少赚了多少钱。
 
除了911事件后保险赔款亏了不少,巴菲特很少亏大钱。他不做那种能亏大钱的事,只是这样可能也抓不住“最”赚钱的机会。“别担心犯错,你肯定会犯错,知错就改。另外,还要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最好还是少犯错。”
 
五、泡沫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
 
2005年伯克希尔持有约210亿美元的11种外币。同时持有600-700亿以美元计价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巴菲特还是偏爱美国。2005年第一季度,伯克希尔亏了3.07亿美元。自从伯克希尔从2002年开始持有外汇以来,其净收益是21亿美元。伯克希尔必须按照逐日盯市方法计算这些期货合约。巴菲特说,如果持有的不是纯粹的远期合约,而是债券,不会有这么大的波动。
 
泡沫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就是不知道泡沫会吹得多大,也不知道泡沫什么时候会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午夜会到来,但是只要午夜一到,马车就会变成南瓜和老鼠。知道市场将来会怎样很简单,难的是知道什么时候会这样。有些人就是恋恋不舍,非要跳到最后一支舞,他们总以为明天一早一定会出现更傻的蠢货。
 
六、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能生活得很好
 
在拥有10000美元的时候,巴菲特就觉得自己是有钱人了。因为他很早就想明白了,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和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1958年,巴菲特让他的父亲不要把遗产留给他,因为他知道自己早晚会有钱的。他让他的父亲把所有遗产都留给他的两个姐妹。
 
巴菲特敢说他的生活水平与大家差不多:吃一样的食物,住一样的房子,一辆车开10年。在这些方面,没有任何差别。大家在大电视上看橄榄球超级杯大赛,他也在大电视上看。但是他觉得有两个地方比较“奢侈”:一是每天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二是交通工具比较快。
 
他希望,这些学生应该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无论有没有工资都做,就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知道赚钱是早晚的事。在长途旅行方面,大家可能不如他,因为他有私人飞机,但是几乎只有这么一个最大的差别。
 
巴菲特追忆在格雷厄姆公司工作的时候,连工资都没问,等拿到第一份工资单,才知道自己的工资是多少。“做你喜欢的事,钱连想都别想。”巴菲特戏谑说,保罗·艾伦邀请他去价值4亿美元的游艇章鱼号上游览,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要这样的游艇。因为这样一艘游艇需要60个船员打理,他们可能偷鸡摸狗,也可能互相乱搞。职业球队也是个累赘,特别是你很有钱的话。球队一打败仗,球迷就指责你抠门。
 
巴菲特教导学生说,只要有个地方冬暖夏凉,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你就能生活得很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工作,你就很富有。只要你积极向上、头脑理智,你就能赚钱。在我们这个社会,只要有头脑、有上进心,就能赢得富足的生活。你也不例外。
 
七、经营零售业不容易,就像打移动靶
 
爱德华·兰伯特想把凯马特和西尔斯合二为一,但这是根硬骨头。想要扭转局面,把已经长期走下坡路的零售商盘活,实在太难了。有哪个零售商成功扭转败局了?看看广播电视行业有多容易,零售业就有多难。要是50年前就拥有一家广播电视公司,这么多年,根本不用搞什么创新,也不用有多高超的营销手段。广播电视公司给你送钱,汽车经销商给你送钱,你就这么赚钱了。
 
而零售业就完全不同了,你得比沃尔玛还聪明。零售商每天都伤透了脑筋,琢磨今天怎么才能比昨天做得更好。经营零售业就像打移动靶。过去,人们不愿意乘坐公交车去很远的地方买东西,都在附近的零售店购物。1966年,巴菲特曾经收购了巴尔的摩市的霍柴德·孔恩百货公司,很快他就明白了,长期来看,这家公司肯定不行。顾客要配送服务,零售商就提供配送服务。该做的,都做了:电梯也装了、给顾客的优惠也多了、公司的经营者也很称职,可是还是不赚钱。就这样,到了1970年左右,只得把它卖了。这家百货公司现在已经消失了。就算有聪明能干的人经营,也不行。
 
巴菲特说,从1869年创办起,他祖父经营的巴菲特百货店有100年,期间有两家竞争对手。1950年,一家竞争破产了。1960年,另一家关门了。当地就剩下一家巴菲特百货店了,可还是不赚钱。
 
跌倒了能再爬起来的零售商有几家?不多,一个都想不起来。别和最强的对着干。好市多现在维持
10-11%的毛利率,比沃尔玛和山姆会员店还低。对比一下,百货商店的毛利率是35%。要和给顾客最大优惠的对手竞争,太难了。百货商店会留住那些习惯在商场购物的老顾客,但是无法吸引到新顾客。沃尔玛也是个难缠的对手,别的零售商的毛利率和它比都不行。沃尔玛效率非常高。
 
要是爱德华·兰伯特觉得办不到,他也不会眼看着效率越来越低。或许他可以通过整合提高效率,但是好市多那么低的毛利率,他肯定竞争不过。
 
八、“我很幸运,生下来就有好父母”
 
巴菲特认为自己很幸运,因为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他一生下来就有了这样的头脑,运气很好,很小的时候就在图书馆里读了一些书。1930年,他赢了一张“卵巢彩票”。要是早出生两千年,可能已经被其他原始人吃掉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跑得不快,别的方面也不行。
 
“我很幸运。我生下来就有好父母。我的父亲给了我巨大的激励。做父母的要教育子女。身教胜于言教。子女在父母身边,父母的一言一行,他们都在模仿。这些东西没法重来。要是你的父母言行一致,他们教给你道理,也身体力行,你就很幸运。我父母教我的和我看到的是一样的。这很重要。如果你总讥讽别人,教孩子的时候也讥讽孩子,这种讥讽,孩子永远抹不掉。小孩子那么大的年纪是最容易受影响的。”
 
九、人不应该一生出来就坐享其成
 
对一个富裕的社会该有什么制度有自己的理解,这种理解决定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要不是这个社会,巴菲特觉得自己不会这么有钱。这不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假设你出生的时候是双胞胎之一,一个精灵让你们竞价选择自己出生的地方。你出多少钱就得愿意回馈给社会多少,出价最高的会生在美国,另一个会生在孟加拉国。你肯定会出价很高。出生在美国有巨大的优势。
 
但是,人不应该一生出来就坐享其成。巴菲特说,要是我给我的子女很多钱,他们就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如果他们真这样了,那就是害了他们。美国政府能收到的遗产税是300亿美元,这些钱会用于支付伊拉克战争等国家开支。除了遗产税,国家的其余开销肯定是从别的地方来的。除了来自遗产税的部分,其余的钱肯定是从更穷的人那里来的。在留下遗产的人中,每年缴纳遗产税的只有
2%。就算缴纳了遗产税,他们还是会平均留下
5000万美元。那些中了彩票的人最应该拿出钱来,支持社会的公共事业。巴菲特相信财富应该广泛地重新分配。财富是一大把支票,可以换成豪宅什么的,但是把这些支票留给下一代是错的。他们应该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十、研究宏观很难判断什么生意会成功
 
巴菲特不太关注像人口结构那样的宏观经济趋势,因为这种信息很难转化成赚钱的决策。研究宏观经济趋势,很难判断将来什么生意会成功。但是,喜诗生产人人爱吃的糖果,鲜果布衣生产人们每天都穿的内衣。巴菲特找的是现在就能赚钱的,而不是将来可能赚钱的生意。沃尔玛也不会花很多功夫研究人口结构的宏观经济趋势。他们要琢磨的是新店如何选址,采购哪些商品。那种数据没用。1999年前,人们都兴奋地进入股市,但这和人口结构趋势没关系。杰里米·西格尔说婴儿潮出生的那一代人会把投资的钱拿出来养老,这会导致资金流出股市。巴菲特很敬重西格尔,但是觉得资金流动数据没什么用。
 
十一、永远要交那些比你强的人
 
如果没有遇到查理·芒格,伯克希尔会非常不一样。不过,巴菲特说他有很多榜样,至少有10个人,其中包括他的父母。巴菲特介绍说,虽然芒格家和他家的距离就半个街区,但是他们1959年才认识。当时,芒格35岁,巴菲特29岁,从那时起他们一直合作到现在。芒格很倔,但是这么多年,他们从没争吵过。芒格没让巴菲特失望过一次。要是榜样让你失望了,那该多难受。永远要交那些比你强的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比你强的人交往,你也会变得更优秀。找对象要找比你优秀的。与你成婚的这个人是对你影响最大的。几十年下来,在这样的婚姻中,你肯定会越来越好。
 
十二、必须远离别人的贪婪和恐惧
 
现在投资这行里专业人士比以前多多了,高智商的人也比以前多多了。今天,人们获取投资数据更方便、更快捷。尽管如此,投资者的行为不会比过去更理智。人们该怎么做还会怎么做,他们与生俱来的心理永远不会变。你要让自己的思想和大众一刀两断。智商再高,一被从众心理左右,就傻了。很多高智商的人参与了投资,但是不要认为投资者的行为就更理智了。聪明人也有不理智的时候。要做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无论多难,你都必须远离别人的贪婪和恐惧。
 
你别说庞氏骗局疯狂,1999年的科技和电信狂潮,造就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癫狂,它就发生在我们眼前。在资本管理方面学富五车也没用。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自己投了几亿美元,也都是老手。这些人里还有拿过诺贝尔奖的。从全美国,再也找不出比他们智商更高的团队了,可他们还是爆仓了。短短几天时间,就一切归零。他们都很有钱了,不需要钱了,怎么还能做这样的蠢事?
 
机构大量持股,这么少的人管理这么多钱,这些人还这么看重未来会发生什么,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在投资界,太多的人就想着战胜指数,他们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精力充沛地决定这决定那。过去不是这样。这种现象导致了一种“一触即发”效应。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就是个典型,程序化交易和止损单导致了当天的暴跌。
 
人们与生俱来的心理没有变,机会总会出现。太多人都还是那么不理智。他们受贪婪和恐惧驱使。巴菲特说他做投资,从来没怕过。要是市场上的每股股价只是整体出售公司价格的四分之一,董事们还不回购,是在想什么?他们的脑子有时候就是不理智。巴菲特调侃说,他就没这个毛病。
 
当年,伯克希尔买了《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电视网和《新闻周刊》。按照股价计算,市值是
1亿美元,没负债。公开竞拍的话,把这些公司分别卖出去,一共能卖5亿美元,但当时它们的总市值才1亿美元。换句话说,有人愿意以0.25美元的价格把1美元的钱卖给巴菲特。有效市场理论说,与37美元时相比,20美元时的股票贝塔系数更高。这是神经病。巴菲特当时花900万美元买的股票,现在已经值17亿美元了。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