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
我们会按照学校的顺序问答到12: 15,然后一起吃午饭。虽然你问了一些棘手的问题,但我很乐意回答。你可以询问投资、生活、商业、世界变化、你的个人生活以及你关心的任何事情。
先问你有没有去过“内伯加斯家具城”,然后拿起你手里的协议复印件,说这份协议是我在办公室逐字打印的1983年和B小姐夫人签订的收购协议复印件。“内堡贾家具城”是由B太太用500元美金创办的。她用一生的时间打造了美国最大的两个家具市场,最近的销售收入达到了4亿美元。当时的生意是家族控制的生意,B太太持有20%的股权,另外四个孩子各持有剩下的20%股权。不过,B太太是否同意给股才是关键,其他股东也跟着B太太的决定走。根据协议,BRK获得了这两家店90%的股权,B太太认为支付的价格是公平和令人满意的。
整个协议只有四页,没有审计报告,没有律师参与,也没有核对公司拥有的所有财产是否真实。我告诉她,我相信B夫人的口头同意,而不是英格兰银行出具的书面承诺。那天我们达成了协议。整个交易的成本为1400美元,而伯灵顿北方贸易(2010年收购的铁路交易)高盛因发表公平交易意见获得3500万美元。结果,有人觉得有必要找第三方对这个意见发表独立意见,于是又花了1100万。
我经常问我的律师我是否能在一页内完成协议。其实我并不是很做这些尽职调查,认为犯错的风险在于错估了公司未来的经济前景,而不是纠结于法律的细节。法律的一些细节可能会出错,比如环境评估、房产租赁协议、雇佣协议等。这也很重要,但它们不会真正影响公司的价值。相反,判断商业竞争环境出错的后果要严重得多。比如我曾经误判了美国生产鞋子的商业前景。十五年前,我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整个判断都是错的。公司的环保问题可能也会出问题,但这些问题都是比较小的问题,相对而言,他们误判了美国的鞋类生产前景,造成了大问题。因此,在这笔投资交易中,最终4亿美元的损失为零。
好了,现在让我们开始提问。
问题1:日本地震对世界经济有什么影响?
巴菲特:这确实会对日本经济产生短期但可能非常严重的影响。这场灾难虽然造成了巨大的人员损失,但是否只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还很难说。仔细想象一下,这种情况与战争非常相似,部分地区被摧毁,因此需要在经济上重建,这将刺激大量的经济运行,中央银行也需要注入大量的资金来挽回经济损失。
就是否会改变我买股票的决定或者生意而言,我认为不会有太大影响。海啸发生一周后,我去日本参加一家工厂的落成典礼,这家工厂离核反应堆有25英里远。我们在日本还有其他几家工厂。如果灾难中没有人员伤亡,我们很乐意在局势稳定后重建或寻找其他替代方案。由于地震的影响,三年后日本的经济可能会比现在更强劲。美国911事件后,由于担心后续的袭击,经济暂时瘫痪了一段时间,但没过多久,经济又开始发展。当然会有重复。地震将引起日本的经济动荡,这将对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产生巨大影响。但总的来说,我不认为日本地震会中断近年来的全球经济复苏。
然而,这一事件可能会对美国核电行业的前景产生深远的影响。美国核电行业用了30年才摆脱三里岛核泄漏的影响。起初反对发展核电的声音逐渐减少,但这一次再次点燃了人们的担忧,所以我认为这一事件将对美国核电行业的前景产生重大影响。
我不认为我们在世界各地的业务价值会因为这次事件而降低。这种灾难还会再次发生。我是做保险的,可能发生的事情最终都会发生。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地震发生在纽约博物馆?大约300年前,这场地震导致密西西比河倒流,并导致波士顿的真理钟敲响警钟。如果你研究历史,你会发现美国大陆还会发生一次地震(潜台词是美国经济继续繁荣发展)。我们把地震保险卖给了加州的一位修女,我告诉她,如果你看到身边有异常地震,尽快给我打电话,让我尽快取消地震保险产品(笑声)。总的来说,我认为日本地震是一个悲剧事件,是一场人类灾难,但不会是一场影响整个世界的经济灾难。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改变我的计划。
问题二:在提问之前,巴菲特说他除了领带之外的所有衣服都是中国制造的。他说我三年前在大连认识了一位女士,李女士,她就像大连的B夫人。她30年前从一台缝纫机起家,现在有5万名员工。她可能没有上过商学院,但她造了一台缝纫机。企业叫做大杨创世。她给我送了十多件定制的衣服,包括夏天穿的,多的我都穿不了,不行就送给身材差不多的朋友穿(笑声)。她是位了不起的女士,体现了中国发生的变化,如果她早50年出生,可能她的人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好的变化,你看现在她送衣服给我穿,我也得到了好处。
 
现在请南京大学商学院提问:
 
 
早上好,非常高兴您和我们见面,我们有19位来自中国南京大学的EMBA学生,我的问题是您在”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寻找好的投资的投资标准是什么?
 
 
巴菲特:太好了,很高兴和你们见面。在小的新兴国家体,我们比较难去那里找好的投资机会,因为BRK(伯克希尔)现在是2000亿美金的市值,所以不可能在一些国家做5百万或者8百万美元的投资项目。中国不是小的经济体,情况就不同了。我们在中国的投资标准和在全球其他地方和美国的标准是一致的。我们寻找这样的投资机会,首先,我们应该能够理解这个生意,也就是说我能够对于这个生意5年,10年,20年后的经济前景做出评估,并且这个评估有相当水平的确定性,虽然不需要100%确定。另外我需要充分了解对于公司所在产业竞争动态环境,以及公司在竞争中的确切位置有充分了解;有多大可能10年,15年,20年以后这个生意的竞争地位和我今天看到的情况一样。另外还要问,我有这样的评估能力吗?
 
 
    我能够评估内布加斯加家具城的生意,我会看这个公司,然后问“谁能够真的和这个生意竞争”,在这个生意周围有一条护城河,就是它比任何其他人卖的东西都便宜一些,如果我看到护城河在加宽,我可以看到5-10年后公司还是能够保持这个竞争优势,这就能满足第一条。
 
 
    第二个条件,就是要能找到有能力的,而且可以信任的管理层,因为我不会运营这些公司,比如经营家具销售业务,而且我们总部也没太多人。我们不雇佣一大批的MBA学生,从一个地方派到另一个地方,所以我必须要买到一个生意,并且买到一个管理团队。我在1981年碰到年轻的Yorken family,我判断20年后我对他们的感觉仍会非常好,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一起旅游,他们都是非常棒的人。所以我需要好的团队,这是条件二。
 
 
    第三个条件,我需要一个和我能看到的未来经济前景相比,合乎道理的价格(price that make sense)。差不多就是这些了。在经济世界中,我把好的生意看成一个强大的经济城堡,在经济社会中,自然法则就是有很多人希望夺取这个城堡。如果你是可口可乐,你会发现一直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人希望推出各种产品,来打败可口可乐。所以如何保护这个经济城堡,我需要非常好的骑士来一直警惕的守护着它,我不能要那些昏昏欲睡的人来做守护者。我还需要把护城河不断加宽,每天这个护城河是加宽还是变小,你看不到,就像一个城市是变大还是逐渐消亡。公司的每一个行为,不管大小,不是在加强就是在削弱这条护城河。
 
 
    我有非常优秀的团队在镇守这些城堡,而且我看到护城河每天都在加宽,对手越来越难出售有竞争力的产品。当时我买的时候企业值8000万到9000万美金,现在它Omaha单店价值4亿美金,在肯萨斯的店也值4亿美金。我们城堡的护城河已经在不断加宽,管理者的不仅仅很有能力,还非常的诚实,并且我们付的价格也很合理,6000万美金买了大约80%的公司股份。
 
 
    我们在中国寻找的项目也非常类似,我需要了解当地的文化和法律,我对于美国体系天生了解更多,但是学习这些内容都不是不能完成的障碍,在别的国家可能会构成实质性的障碍。我讲一下投资中国石油股票的案例,大约8年以前,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在办公室阅读它的年报,报告是英文的,年报写的非常好。我读了报告,和自己说,这个公司应该价值1000亿美金左右,然后我看了一下公司的股票交易市值。我一般是先看报告,形成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然后再看公司的价格,否则先看公司的价格会潜意识的影响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如果不受到公开市场报价的影响,我能更好地对公司进行估值。中石油90%的股票由中国政府持有,10%在香港股票交易所公开交易,从交易价格推算,公司的总体市值为350亿美金左右。这就像我能350亿美金价格买到1000亿美元价值的东西,虽然我不能买到控制权,但是我喜欢这个投资。我没有办法以这个价格购买美孚或者壳牌这样的公司。
 
 
    有趣的是,我几乎能以差不多的条件购买俄罗斯的石油公司尤科斯,这也是很大的一个石油公司。我思考后决定,购买中国公司会比购买俄罗斯公司要妥善得多。我不知道这两个公司的管理层如何,也不知道这两个公司的石油储备各有多少,真正的差别是一个公司是在中国销售石油,另一个在俄罗斯销售石油。我对于中国要感觉好的多,所以我决定购买中石油,可惜的是中国政府持有90%的股票,我买不到更多。我们买了剩下的10%股票中的14%,所以我的看法是我和中国政府共同控制中石油,中国政府持股90%,我们持股1.4%,我们一起投票就能控制这家公司。(笑声)
 
 
    最终曾经在一个时点,公司的市值迅速增长到了接近1万亿美元的高度,虽然我并没有持有并分享到全部的涨幅。中石油交易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公司在年报中写,他们将把利润的45%拿出来进行分红。在其他大的石油公司中,没有任何一个曾经这么写过。但这非常重要,他说我赚的钱,你能够拿到45%,这非常非常难得,我几乎不记得有美国的那家公司曾经这么书面做出过这样得承诺。中石油信守了承诺,这太好了。
 
 
    我们要买,都必须是做非常大规模的交易,这就使得可以做的交易数量少了很多。
 
 
问题3:你曾经说过危机使得经济掉下了悬崖,经济放缓,人们在改变消费习惯,您怎么看未来的经济前景,投资环境和投资战略?
 
 
巴菲特:经济的确曾经掉下过悬崖,问题是未来是否能够恢复。金融危机是全球经济的一个急刹车(”jolt”) , 大多数的经济体以前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最终结果并没有落得和1930年的大萧条一样。整个危机的过程和大萧条危机也不一样,但是就危机最初对于经济系统的冲击来说,可能比1920-1930年代的那些造成大萧条的危机事件,来得都更加猛烈。我们那时的状态就是只能用手指抓住悬在悬崖边了,当时世界大多数的经济体几乎确信就快要掉下经济的悬崖了。在2008年,的确各种经济活动下跌非常多而且非常快,但是我从来没有感到,我们不能恢复过来。当时很多人认为,我们是恢复不过来的。我知道我们有让经济恢复过来的工具,只有政府有这样的工具,私营经济体没有办法能够把经济带回来。我们强烈需要政府在2008年的9月底和10月初采取行动,因为货币基金市场的资金几乎是美国全体人员储蓄的一半,突然一下子出了问题。3.5万亿美元的资产,在9月初你觉得一切都正常很好,但是一觉醒来,却发现出现了全面的危机。商业票据市场,像GE和美国运通这样的公司依靠商业票据来运作资金,并且认为这些资金来源都是自动的,却突然发现支票不能对付,系统停摆了。
 
 
    联邦政府有这样的工具来阻止金融危机,所以剩下的事情是,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意愿,紧迫感来行动。我充分的感谢当时的一些关键人物,比如伯南克和保尔森(注:Paulson,前美国财长,著书有中译本《崩溃边缘》)以及Geithner 和?? Ted伯南克。他们行动迅速,史无前例,甚至于超越了自身职权的界限。但是他们应该这么做。我们也应该感谢乔治-布什,他可能做出了可能最具有洞察力的经济见解,历史上Adam Smith提出专业化分工和无形的手思想,还有其他大师提出的像竞争优势思想,凯恩斯提出的动物精神这样的思想,但这些人物思想和乔治-布什比都只能算是一年级学生。乔治-布什从白宫的会议室走向讲台,关于经济讲了一句话,大约就是10多个字,他说”if money does not loose up, this sucker will go down” 。他支持了伯南克和Paulson,政府的行动非常迅速,具有想象力和力量,很多人怀疑他们是否做得到。当时经济的机器已经停摆,如果你不猛踢他一脚,让他启动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所以我们要感谢美国政府和世界各国的政府,他们协同一致采取了行动。
 
 
    当大众恐惧的时候,他们会停止买房子,停止买车,他们的经济活动很快就冻结了,但是要解冻却需要一段时间。当我发出火警警报的时候,可以让你们每个人都快速的冲向门口,但我不能让你们以同样迅猛的回到座位上。当大众在恐惧的时候,他们群体恐慌行动,这在美国和全世界好一阵是这样的。然后我们会看到信心逐渐回来,政策和经济的自恢复能力慢慢起作用,信心的恢复稳定进行,经济每月都在恢复,虽然恢复的进程不是均等进行的,例如住宅房地产就还没有恢复,大多数的经济活动都会花很长的时间逐渐恢复。我们的铁路生意??
 
世界经济在回升,美国经济在回升,我们已经不是在悬崖的边缘了。我们应该感谢美国政府,他们可能动作有些笨拙,但是当需要速度,力量和想象力的时候,他们在很短的时候做到了。我担心过国会,他们第一次否决政府提案的那一天,道琼斯指数下降了777点
 
 
问题4: 请您从定性层面谈谈您是如何计算估值?你如何得出估值的数字的,是用excel表做定量的估值计算吗?
 
 
巴菲特:我从来不用excel表进行计算,但不代表我脑袋里面没有类似excel计算的框架。比如说我不动笔做笔记,不代表我头脑中不记忆,这些是读书的时候就形成的学习习惯。我从来就没有开始用过excel,而且我过去的60年也没有学什么新的工具,除非我开始学,否则我不会用excel来计算,但我也能算出你通过excel进行的计算结果。我不喜欢任何可能传达虚假假设的计算。通过在excel表中列出详细的数据表格,人们会获得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让人们认为未来会更加的有规律,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我曾经在所罗门投行待过一段时间,根据一个客户的股票研究要求,研究部门的人花了几周时间,打出来了一个很长的报告,预测了一个制造业公司未来20年的利润情况,另一方面,当我问所罗门公司未来一周能够产生多少利润的时候,他们说这怎么可能算的出来。真正的原因是做20年后的预测,这些人都不一定在这里了,而要做出下一周的预测,我们下一周马上知道预测是对的还是错的,所以我从来不看这些预测。在Lubrizol(注:2011年3月14日伯克希尔完成的收购)交易中,公司CEO要给我看他们对于生意未来业绩的预测,我说我不用看了,每一个公司都会预测说明年要赚的更多,如果我对于未来的生意没有形成自己的判断,我也不想别人告诉我。如果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别人没有放自己钱的人,又怎会告诉你该如何做呢。我不关注他们做的预测,但是我头脑中自有对于公司的经济前景有预测,然后基于这个预测进行估值。
 
 
    我对于Lubrizol或者一年前收购的Burlington north,或任何想收购的项目进行评估,第一个问题是问,我是否能够理解这个生意和所在产业的经济特性?然后问,我能否理解5年后,10年后,或者20年后这个生意的经济特性。每个人都玩??,但是我很难评估5年后这个生意会如何。相反可口可乐诞生于1886,我们拥有9%的股份,我们可以看到未来20年的前景,虽然不完美,也有相当的确定性。我对于Youtub, Facebook 或者 Twitter不太知道,现在看来他们都很棒,但是5年后10年后,竞争会如何,我看不太清楚。我不会去玩一个我明显处于劣势的游戏。你们可以随便比赛,举重或者下棋,关键是你要玩你有优势的游戏。我的游戏是做生意,对于Lubrizol生意,我感觉很有信心,不是100%的确定,对任何事情不可能做到100%的确定,但是我感觉非常有信心能判断对于这个行业未来会如何演变。然后我对自己说,对于这个生意我支付87亿美元,是否能够给我带来期待的长期回报呢?我能在别的地方做这样87亿美元的投资,获得同样的回报吗?有时候回答是,我不能取得期望的回报,但是也能赚不少的钱,这样的话,我就再等下一个机会。对于Lubrizol,我感觉ok,就像在1983年我投资6000万美金购买内布加斯加家具城一样,我感觉ok一样,这里面没有什么神秘魔术的东西。我看家具城生意,判断他们的市场份额会扩大,没有什么原因会导致毛利下降,他们的资本回报率很不错,那我的投资就很合算了,这就是我头脑中做投资判断的流程。有人会问我的资金成本是什么?我的资金成本是我能够找到的次好的投资机会。我们每年能够收到120亿美金的资金来源,如果多卖保险我能取得更多,然后我问今年这120亿美元最好的出处在哪里?我觉得今年一定要把钱投出去,但是我不能一直等下去。如同一个女孩在20岁的时候想再看一看身边有哪些优选对象,到了30岁的时候你想可能找不到乔治-克鲁尼了,到了40岁了,可能***看起来也不错了。这个心态的转换和买生意是一样的,我们是在40岁的时候买的Lubrizol.
 
 
问题5:据说Ben Gram 给了你最大的投资上的影响,那么谁是你最大的生意上的伙伴呢?
 
 
巴菲特:Ben Gram是排名第一影响我投资思想的人,但不是唯一的影响者,Phil fisher和Charlie Munger都也给我了很重要的影响。就生意上的影响而言,Charlie munger给了我非常大的影响,当Charlie和我讨论投资的时候,我们是在讨论生意,而且Charlie确实影响了我去拥有基本面更好的生意,或者是直接去购买,或者通过投资来间接获得。教我管理一个生意最多的人是汤姆-墨菲(ABC电视网络集团的董事长)。通过在一起出席董事会,我观察了他将近大约42年的管理实践,如果我能够有汤姆-墨菲一半的能力去管理生意,我就会认为自己获得了伟大的成功。这不是因为他知道更多的一些计算证券的公式,或者资金成本的概念,而是因为他如何和工作上的伙伴相处。管理的秘诀首先是需要选对生意,如果你选错了,比如你选择了在美国制鞋的生意,不管你多有能力都难有好结果。管理是让别人做你想做的事情,而且非常有自主意愿,非常具有激情的去做,大家的目标都保持一致。汤姆-墨菲就是这样,大家愿意为他工作,我观察了他接近42年,即使是一些好莱坞的人,通常是一些先满足私利的人,都非常愿意为汤姆-墨菲做到最好。我看到数以百计的人,愿意为了实现他的目标,而不懈努力,这就是管理。我仅仅从观察他,就学到了很多管理的知识。但如果就商业经济学获得洞见而言,我从Charlie身上学到了很多。我和Charlie是52年的生意伙伴,他主见非常强,而且我们也有不少的不同意见,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争吵过。他是一位非常棒的合作伙伴。当我们会有不同意见时,他经常说,“你不同意我是因为Warren你很聪明,但是我是正确的”。
 
 
问题6:能分享给我们”Giving Pledge 捐赠承诺”行动是如何形成的吗?
 
 
巴菲特:我们三个创始人并不记得有一个确切的时点创想了这个行动。大概是几年前,我们在谈慈善,当时想,把一些知道他们也关心慈善的富豪朋友,找到一起也许很有意思,一些朋友可能我们认识并不是最了解的,在一起聊一聊慈善哲学,聊我们是如何成功的,聊他们是如何做慈善的。于是我们找到了大卫-洛克菲勒,他是国内慈善方面的权威,问他能否帮助安排一个在纽约的晚餐,我们来建议邀请那一些人,来谈一下这个话题。他非常欢迎这个想法,我们发出了50份邀请,有些携带夫人出席,有些就一个人来,其中包括Ted Turner,Bloomberg等一些可能对慈善感兴趣的人。就在两年前,我们在纽约见面了。结果出人意料得非常精彩,因为当时我对于事态会如何发展也没有把握,担心有些人有自大的心态(Ego),有些人很注意隐私,但是这些人多少原来都相互认识。所以我们在一起晚餐,我要求每个人都解释他们是如何获得财富的,以及他们慈善哲学。你知道有些人是生来就是巨富,有些是后天努力获得的财务。我先讲了我的故事来打破气氛,然后大家受到鼓励,就开始纷纷发言,结果讲了整整2个半小时,大家分享了非常一些非常个人的故事,比如是否计划在去世前把钱花掉,还是捐给慈善,是否让孩子参与这些慈善,他们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些慈善。结果谈的非常精彩,大家对于彼此的故事都很感兴趣。你知道,故事可以很有说服力。大家决定下次再来一次这样的晚餐聚会,后来在西海岸和纽约又各有几次这样得聚会。总之,大家自愿慢慢形成了这样松散的一种组织,共同从道德上给出了捐赠的承诺。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则我们可以经常聚会,相互学习,避免在做慈善上可能犯的一些错误。二则这些行为公开化,有可能逐渐上规模,促成社会规范形成,这将会影响社会下一代人的慈善行为。特别是当Mark ZuckerBerg也签署承诺的时候,影响力就更大了,他有完全不一样的的听众,这些人现在大概只有20多岁,现在可能还没有太多财富,也没有想未来会如何捐赠,但是他们年老之后也会思考这个问题,所以这些都会起到非常好的推动作用。人不愿意思考死亡,以及如何处理后事,所以倾向于推迟这个思考,我们希望触动大家早一些思考这个问题,我问一个已经75岁了的朋友,你觉得你的理性思考能力是现在强一些了,还是在95岁的时候,身边有个金发女郎的时候,更强一些呢?这样一说,他就明白了。我们的Giving pedge组织现在有60多个人,我们去印度见过那里的亿万富翁,我们不强求别人也加入我们这个组织,他们有不同的文化,他们有自己的世界,我们只是告诉他们我们在做的事情,然后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也许会选择不同的做事情的方式。我们去过中国,见过50到60位富豪,在印度我们见过约70个富豪,大家都对这个主题很感兴趣,这让我印象深刻。在中国我们需要一个口译员,她翻译的很棒,在印度我们不需要。虽然在中国需要通过翻译交流,而且我认识的人不多,但是当他们发言的时候,他们和美国的富豪讲的一样精彩,他们讲到了做慈善的时候,他们担心什么,他们会为什么感到骄傲,他们的慈善计划是什么,政府的行为如何影响他们的慈善行为,他们讲到了慈善的方方面面。上个星期,我在印度,见到了大约70个人,一旦他们开始讲,他们都踊跃发言,有几位朋友的捐赠承诺金额很大,他们自己选择如何捐赠,我们并不希望去组织捐赠的行为,全由他们自己决定。今年几个月后,我们会再次聚会,如果有些其他国家的朋友非常希望来美国参加这个活动,我们会非常高兴邀请他们。你们可以上givingpledge.org 去了解更多,会发现很多熟悉的名字,读一读他们的承诺信,你会发现他们是发自心底认为这是正确的事情,如果你有很多钱,远远超过你需要花的钱。我们主要向超过10亿美金的富豪发出呼吁,并且提出希望他们捐赠50%的财富,也就是说他们至少还剩下5亿美金的财富,我不觉得我是拿着枪在逼他们捐钱。拿我来说,我有所有我想要的东西,孩子们也都过得很舒适,所以我有非常多的剩余的财富,如果我把这些对于我而言不是最有用的钱,变成对于其它人很有用的捐赠,这其实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我想很多的人会同意我这个观点。我并不赞成设立永久基金会的方式来捐赠,我赞成在当世找到我信任的有能力去实施捐赠的人,而不是留给后人,等待50年后有一个子孙也和我有一样的慈善之心,然后再由他去捐赠。
 
 
问题7:讲讲有哪些经历是对于塑造您的人生有重大的影响的?
 
 
巴菲特:在生活上,我的父亲和第一位妻子教了我很多,在事业上是Ben Gram, Charlie Munger, Tom Murphy给了我最多的教益。我非常幸运,人生中一直有正确的英雄榜样,在选择人生榜样上,你要非常小心。我最早的榜样是我的父亲,对于你们很多人来说,做父母是人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在孩子出生的一刻起,你就担负起了养育的责任,他们从你的言和行中学习,你的言行不一致会对孩子产生深远的影响。我的父亲给了我无条件的爱,地球上没有其他任何的力量,能够和之相比。我做过很多叛逆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到最终他会支持我的,这是一种对于你成长非常重要的支撑力量。我的太太也给了我非常大的影响,她给我了很多支持,扶持我成功,如果我是和另一个人结婚,也许我就不是今天这样了。
 
 
    在找到Ben Gram之前,我没有任何的投资哲学,我读了很多投资的书,尝试做股票,和别人聊投资,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然后我读了他的书,上他的课,并且为他工作了几年。其实读书就可以学到他的思想,上课和为他工作增强了我的学习效果。如果说Ben是圣经旧约,那么Charlie就是圣经的新约,两本都需要读。Tom Murphy弥补了我关于运营的知识。我从这些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人生路上,还有其他一些人也都教了我很多。
 
 
问题8:什么品格,让人能够实现全部的潜能?
 
 
巴菲特:我没有见到什么人实现他全部的潜能,但是如果一个人有500马力的能力,却只用100马力去行动,那的确不够理想,但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状态。如果你和我一起做一个游戏的话,我想你可以自己得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假设你在一个班级上,大约20个同学,假设你有机会购买另一个同学一生收入的10%,那你就要从剩下的19个同学中选择了,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你以什么样的标准来选择呢?你会选择智商最高的同学吗?你会选择分数最高的吗?你也许会选择谁家族最有钱,这种不能算(笑声)。因为大家都有接近500马力的能量,有些人可能490,有些人可能520马力,所以你会选择具有最高的输出效率的人。你不会选择最高智商,或者最高分数的人,你会选择那些具有最良好品行的人,高尚的品行让他们输出的效率高,让别人愿意为他工作,让他成为下一个Tom Murphy。好假设你选出这个人了,然后要求你选出另一个人,你看空他的未来收益的10%,那你会选谁?(笑声)你也不会选成绩最差的人,你会选择你最不愿意一起工作的人,他们干的少,但是拿的功劳多,他作弊,总之他具有不好的品行。如果你看看那些好的品行和差的品行,你会发现,这些并不是天生的,而是你在后天可以养成的,你可以选择慷慨大方,也可以选择很吝啬,你可以选择邀功请赏,也可以选择不邀功请赏。这些都是可以后天养成的品行特点。我鼓励你们把好的和不好的品行都列出来,然后看看你们的偶像中哪些好的品行,是你可以学会的。Ben Gram在年轻的时候,就这么做过。如果你一直这么做,随着时间推移,你的潜能利用效率就会越来越高,人们就愿意和你一起工作,而不是他们必须和你一起工作,这会有很大的不同。把自己变成拥有这些良好品行的人,这不是火箭科学,我没法具体告诉你如何做,但是应该尽可能早的时候开始。很多刚才谈到的品行都是一种习惯,你不能说到了60岁才去改变自己的性格习惯。看看这些好的品行和差的品行,为何不见贤思齐呢?这又回到另一个问题,你如何选择正确的英雄榜样?如果你有一天能做到像Tom Murphy这样,那当然很好, 只要向这个方向努力就行,如果做不到100%也没有关系,不必追求完美。尽力而为,这个过程中你会犯一些错误,我看到很多人因为过程中犯了错误而痛苦,甚至被打败了,要向前看。
 
你人生做的最重要的决策可能就是结婚,这个决策要认真考虑。
 
 
问题9:您在商学院学到的最主要的内容是什么?
 
 
巴菲特:我当时对于读书不是最有兴趣,我比较急于快点开始工作。我申请哈佛商学院时被拒绝了,我后来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读MBA,几个教授给了我非常大的影响。其实如果你能遇到3-4个好的教授,他们就能改变你的人生,你不需要一定在学校才能找到找到,他们也可能是你家人。
 
 
    在哥伦比亚商学院读MBA,我能记得的就是两位教授,Graham教授和多德教授。我去那里读书,主要原因是想尽可能多从他们那里学习到知识。我去Columbia的故事很有趣,首先我申请哈佛被拒绝了,然后我在奥马哈大学图书馆找各个大学商学院的介绍,看到Gramham教授和多德教授的介绍,我当时没什么概念这两位还教书。我以前读过他们写的书,然后我想这些作者,就和Adam Smith 一样,是200年前的人物,所以我没有怎么注意。现在我看到多德教授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金融系副主任,我就决定要去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读书,但是那个时候已经8月份了(注:9月份就开学了,一般申请是来不及的),就写了封信给他。我写道:“多德教授,我以为你们都不在人世了,现在我发现你们还活着,我一定要来读书,听你的课”。他接受了,之后我们成为了一生的朋友,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现在我就只记得Granham教授和多德教授了。
 
 
    我在沃顿商学院读了两年本科,因为我父亲希望我去那里读书,然后我转学到了内布加斯加大学。
 
 
    另外有一个非常最重要的能力,是我是在商学院可能学不到的,就是公开演讲得能力。我最早连在大众面前,告诉大家我的名字都做不到,而且后来我越来越不敢在大众面前讲话。我知道我必须要克服这个缺点,但是我很难做到。我在哥伦比亚读书的时候,去市区参加了一个戴尔-卡耐基演讲培训班,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开了张支票,但是因为害羞,我都走到门口了,还是没有去听课。
 
 
    后来我回到Omaha做股票销售,那时候我大概20岁左右,长的像15岁,心智大概只有8岁。我就是知道我必须要克服这个弱点,如果你不能和大家进行沟通,你将处于很大的一个劣势,你内心有很多的东西,但是你不能交流出来,这太可惜了。我写作不错,但是我公开演讲不行。所以我又去看了在Omaha的戴尔-卡耐基课程,这次我和教课的老师成了朋友,然后我付了100元的现金,我知道如果我付了现金,我在星期一晚上一定会去上课的。课上大约有30多人,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名字,他们都是比较不善于公开演讲的,所以我感觉舒服很多。我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每周一,老师会发一枝铅笔,奖励上周对于新学到的技巧做的最好的人,结果有一周,我向未来的太太求婚成功,并且还赢得了铅笔,所以你看我一周就拿到了铅笔,也搞定了老婆,还是非常值的。
 
 
    如果你能和大家良好沟通,那你至少能增加50%的价值。这个课程一结束,我就开始在Omaha当地的大学自愿去教书,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努力练习在公开场合教课的话,我就会缩回到过去的状态里面去。我想向你们所有的人说,学习好写作和演讲是最重要的技能之一,忘记那些资产定价模型,或者B-S模型,或者π值,学习如何沟通,至少能增加你50%的价值。从这个角度想,对于你们在做的每一个人,我都愿意付10万美金来购买你们未来收益的10%,这说明你们至少值1百万美金,还不算你们已经赚到的钱,纯粹你的能力就值这么多钱。如果你的价值增长50%,那就是价值50万美金。也许你现在不能再以100美元的价格来学习戴尔-卡耐基的课,但是这会是你非常合算的投资。
 
 
    在我的办公室,我只挂了一个学历证书,就是戴尔-卡耐基的证书,它重大地改变了我的人生。
 
 
问题10:问题没有听出,问话得人离得太远,大约是问您对于经济危机的看法?
 
 
巴菲特:我在 1930年8月30日出生,这说明我是在1929年11月30日被父母孕育的。我父亲是证券股票销售人员,股市大熊市,他什么股票都卖不出去,所以那段时间他就只能呆在家里,这样我母亲就怀了我。所以某种意义说,我是1929年股市大跌的产物。如果我父亲在那一年能够卖出很多股票的话,可能就没有我了。1929年经济危机的时候,失业率高达25%,4000家银行破产,我的父亲一年以后没有工作。世界永远会充满不确定性。1950年当我毕业的时候,我最崇敬的两个人,Ben Granham和我的父亲,都说Warren你会有非常好的未来,为何不再等两年你再碰股票,因为现在股票价格已经非常高了。我没有选择等。
 
 
    在1930年的时候看,经济大萧条,后面又接着有世界大战,而且有那么几个月,大家都觉得美国可能会输掉战争,不要因为看到世界很多问题,而觉得沮丧,因为世界上永远都会有问题存在。你也应该看到机会,从我出生的时候开始算,80年后,美国的真实人均GDP(调整通胀后)增长了6倍。你想象在一个社会中,就一生的时间,你能获得6倍的财富增长,我发明不了电视的发明,发明不了空调,发明不了电脑,但是我得到了这么多的好处,是因为一个事实,无数的人们在努力寻找把工作做的更好的方法,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一些。过去80年已经有6倍的涨幅,但是如果让我选,我更愿意在今天出生,世界会有很多的问题,但是世界也会持续向前。回到历史上的任何一年,你拿出小记事本,记下那些负面的事情,你会发现有很多。而正面的事情,也许很难去找,但是从历史看,正面永远都战胜了负面的事情。现在你们这个年龄所在的时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每一年都会有一些不幸的事情,有人为之哀伤,但如果你看看周围,就会发现有各种各样的人都比5年或者10年前过的更好。给你们一个例子,1918年,在电话发明后的第四年,要从纽约给旧金山打一个固定电话需要花掉18美金,是一个美国产业工人54周的工资。现在你打一个电话几乎不花什么钱,这个世界已经变的好太多了。你也可以看互连网的例子。我可以上Youtub,然后连续几个小时的娱乐自己。
 
 
问题11:在所有写您的书中,请问那一本书能够最好的表达你的投资思想,请问对于年轻的投资者而言,那一本是最能表达你的投资思想的?
 
 
巴菲特:The Essays of Warren Buffett: Lessons for Corporate America, Second Edition, Warren E. Buffett and Lawrence A. Cunningham, The Cunningham Group; 2nd edition
 
Roger Lowenstein: Making of an American Capitalist
 
Alice Schroeder, The Snowball: Warren Buffett and the Business of Life
 
Andrew Kilpatrick, Of Permanent Value: The Story of Warren Buffett
 
Janet Lowe, Warren Buffett Speaks: Wit and Wisdom from the World's Greatest Investor
 
 
 
问题12:在最近“名利场”杂志的访谈中,您谈到美国的系统能够很好的释放人类的潜力,那究竟什么是你说的美国系统呢?
 
 
巴菲特:在1790年左右,大约有四百万人在美国所在地,那时在中国有2.9亿人,在欧洲大约有1亿人。我们也不比他们聪明,也不一定更加勤奋,气候条件也差不多,资源也差不多,但是几百年后,我们的GDP是全世界之首,而且人们的生活有很大的改善。你需要问什么是成功后面的原因?你看中国人也很聪明,也很努力工作,气候也差不多。
 
 
    我个人觉得至少有三点重要因素,我们在三个因素上发展到了相当的程度,以致于其他社会大体没有做到。第一我们真正认为机会均等,任何人都有权利做任何事情,我们没有受到阶层,社会地位等的限制。第二,我们相信法治,我们相信任何人不管社会地位,都应该受到法律的监管。第三,我们相信市场经济体系,我们无数人为了无数人的明天的需求而努力工作。虽然这三点,我们做的都不够完美。就机会均等而言,要记住,我们开始是歧视和压迫黑人的。当美国独立宣言写道“人人生而平等”的时候,我们其实远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没有通过宪法第19修正案,给妇女平等的权利和地位,直到1920才做到。所以那段时间,我们大概浪费了一半的人力资源。但我反而觉得深受鼓舞,因为如果我们只靠一半人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那么如果全部的人力资源都能被开发的话,你可以想象我们将取得怎样的成就。
 
 
    如果你相信机会均等,那你就应该相信尽可能给孩子们平等的高质量教育机会,那你就应该在起点线上让大家均等,那就应该让我父亲的孩子和洛克菲勒的孩子有一样的受教育的机会,就非常重要了。我们这些体系的特征让人类的潜力得到释放,你看到了从1790年到现在,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而你看中国,看过去35年也发生难以置信的巨变,再看他们曾经几百年基本上没有变化。还是同样的人,同样的脑力和同样的勤劳,但是你看现在他们有爆炸性的增长,他们找到了有效的社会系统。他们的系统和我们的系统不尽相同,但是他们的系统也整合了那些释放人类潜力的想法。我在访问中国的时候被震惊了,所有的人都在向一个方向努力去获得成就,政府帮助管理劳工,大家都有同样的目标和同样的紧迫感,整个国家都在改变。你在印度也看到类似的情况,在世界其他地方也能看得到。其实为何你会看不到呢?如果你看到美国这么成功,你想为何不能复制一些想法呢?然后你会把文化的差异,实践验证因素等融合进你自己得方案中。我的确相信,由市场体系,而不是由国王决定是生产稻米还是摇扇,是更好得体系;摆脱社会等级森严制度,转而相信人人都有潜力,这些产生了巨大的不同。这是美国社会运作的方式,这个方式已经传播到了全世界,中国是一个太好的例子,整个国家也就30多年的时间,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还是同样的人,但是仅仅是人们相信他们可以做到这些。如果比较普通中国人50年前的物质期望和现在,都可以说这是两个世界。
 
 
    有趣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积累了2.6万亿美元的储蓄。当美国经济繁荣发展的时候,我们建铁路等等,我们从英国借钱,曾经一段时间是纯债务国,后来我们很聪明地把钱都还了。而中国在取得经济繁荣的同时,还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当你看到成功的模式的时候,你就应该注意学习,虽然你不必完全照搬,你会发现这些成功模式就是有道理的。我看到过行之有效的行为模式,我看到Tom Murphy的成功行为方式,我父亲的成功行为方式,我太太的成功行为方式,我想我应该从中学到些东西,因为这些成功后面都有道理。一个人可以学习,一个国家也可以学习,我们在全世界都看到了这种爆炸性的增长。
 
 
    我想美国曾经是原创的成功的范例,但不代表我们的发展已经结束了。我们内部也有很多的不均衡,如果做到了,还能发展更好。例如19号修正案的通过,就能释放女性的潜力,而女性的潜力和男性是一样的。我在1930年出生的时候,我有两个姐妹,她们的潜能我一样。但是她们没有机会知道其实她们会有多么聪明,因为我的父母虽然没有怎么说,对于她们和我有不同的期望。我们的老师也对于我们有不同的期望,不是因为我聪明,而是仅仅是因为我是男孩,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社会规范。想想从那个时代到现在的社会进步,所有这些变革都使得这个社会成为一个更加有生产效率和更加公平的社会。
 
 
问题13:您在今年的致股东信中提到,房地产复苏的时间点会今明两年到来,我想听您对于房地产复苏的看法?
 
 
巴菲特:我曾经预计在今年可以看到房地产复苏的迹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有些紧张了,因为确实还没有看到好转的迹象。
 
 
    另一方面,房地产复苏迟早会发生,只是没有人知道具体会是什么时候。在佛罗里达南部,基本上全国也是这样,房地产复苏的时候也就是每年新增加的家庭数量逐渐消化掉过剩的房地产供应。我是说移民速度下降虽然影响需求,但是下降幅度是有限度的。另外有些夫妇选择和父母挤着住一起,也是有限度的,因为你不能老和父母住在一起。
 
 
    6­-7年以前,房地产市场的供需大体是均衡的。我们每年新增房产供应大约在2百万套左右,当时每年的新增家庭在1到2百万左右。因为人们考虑到他们总是能够拿到房贷,而且房地产价格肯定会上涨,所以大家都想多买房子没什么问题。因此这个供需差问题并不大。
 
 
    我在2005年在旧金山卖了两处房产。它们都是六居室的房子。我打了广告,一个标价1,000,006美金,一个标价1,000,002美金左右。就在挂出来那个星期天,买家蜂涌而至,价格不断攀升,我两套房子很快都成交了,最后成交价比报价高了几十万美金。
 
 
    如果你现在挂同样的广告出售,会很慢成交,成交价格就会大打折扣。但那个时候,人们处于淘金热潮之中,他们认为房子会在下个月,明年持续上涨,而且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借到房贷,所以大家拼命买。其实对于任何资产,当大家认为他们能够持续上涨的时候,都会疯狂地去买。这就是所谓动物精神。
 
 
    当时我拥有Wells Fargo富国银行的股票,我看到这个现象的反应是,马上给银行负责房贷的经理打电话,说可不要借钱给这些购房者。他向我保证说,没有涉足这些贷款。
 
 
    这种程度的供给过剩,不管是在Arizona, California and Florida,在那些房产升值最大的地方,在那些房产的首期支付最小,购房者虚报收入骗房贷最多的地方,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从这个危机中走出来。在Omaha,这里的供给过剩情况比较少。
 
 
    我想当需要建设新房子以满足新设家庭的需要的时候,房地产复苏就不远了。但我也可能想错了。没有绝对精确的预测。在我上次做预测认为今年年底能够复苏的时候,我看到美国大约会有500,000户住房的新增需求,其实除非新增建房数达到至少700,000户,我不会认为拐点到来。关于恢复的时机,我可能整个猜错了。但是我认为未来的某个时点。房地产复苏是一定会到来的。
 
 
    我觉得人为地刺激购房需求是错误的,例如我们去年提供8000美元的贷款计划,这只会把问题拖得更长。我觉得让泡沫破掉比较好,我觉得一点点的把切掉狗尾巴的做法不是很妥当。住宅房地产会回暖,这会很大的推动就业。
 
 
    我们有一个地毯公司,曾经雇佣25,000人,现在从高峰期减少了6000人。你也许说我们不是一个建筑业公司,但是实际上由于很多地毯卖到房产项目中,所以我们受到房产的影响很大。
 
房地产一定会回暖。我希望我上次说年底回暖是对的,当然我不会很赌这一点。当然我也不会赌今年年底以前,一定不会回暖。
 
 
问题14:什么产业或者公司,您认为最有未被识别的定价能力?
 
 
巴菲特:我们一直在寻找具有产品定价能力的生意。最近,比较有定价能力的是原材料生意,比如棉花,铜,还有其他东西。
 
 
    有定价能力的生意,价格就一定会上升。我给你们举一个例子。我们用有一家公司叫做“喜诗糖果”,它销售盒装巧克力,主要在西海岸销售。我们的税前利润有8000万美金,这个生意需要4000万美金就能实现周转,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意。你说为何不把这4000万美金的剩余资金,用来向东部扩张,我过去至少试过50次了,但每次尝试扩张都很头疼。这个生意不太容易迁移到别的地区,是一个非常当地化的生意。但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她在盒装巧克力市场很有统治力。在加州大约有3000万到3700万人,但每个人在头脑中都对于喜诗糖果有一些认知,他们并不经常购买,但是当他们有朋友住院了,或者在情人节,或者在家庭聚会,他们都会去买喜诗糖果,因为他们并不是经常买,所以他们不是很记得上次购买的价格。而他们吃了点巧克力后,下次就忘了这次付了多少钱了。
 
 
    我们在1972年买的这家公司,在此之前,我不了解这个公司,当时我做了些调查,得出结论说,这个公司有“未被开发的定价能力”。当时价格是每磅卖1.95美金,然后以后每年的12月26日,到现在已经39年了,我们就提一次价。如果可口豆的下降我们提价,可口豆的价格上升,我们也提价。无论糖价上涨或是下跌,我们也涨价,无论奶油上涨还是下跌,我们都提价。人们买或者不买,不是基于价格与原材料成本之间的关系。他们买是因为,他们是16岁的少年,当他们买一盒巧克力给女孩子的时候,她们会给他一个吻。只要她吻了他,我们就赢了,价格贵或者便宜没有关系。如果女孩打了男孩一巴掌,那就没戏了。我们专门请一些漂亮女孩在大街上促销喜诗糖果,并且给消费者一个吻,这样就加强了品牌形象。如果今年情人节,你回到家,和太太或者女朋友说,抱歉今年我图便宜,没有买喜诗,买了别的,这肯定不行。价格贵或者便宜影响不大。品牌已经深入人心了。你不希望提价太高,一些子把消费者吓跑,但是你也不要浪费了每年提价的机会。每个秋季,我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今年我应该涨多少价啊?镜子和我说,可以涨很多。这就是喜诗糖果公司的定价系统。我们没有那么复杂的供需分析和敏感性分析等等。这些没有什么用。
 
 
    举一个反面的例子,伯克希尔原来是做西服衬里的。没有人知道他们买的西装中衬里是谁做的,他们只记得去那个门店买的西装和西装的品牌。他们也不关心谁做的衬里。我们曾是美国最好的西装衬里企业,获了很多奖,但是如果我们说今年涨一些价,大家就会把我们扔到门外面去。这个生意就没有任何的定价权利,除了原材料上涨带来的部分涨价外。
 
 
    如果你只问一个问题,你就问“你这个生意有定价权吗?”。你每次涨1-2%,是有一个Purse session,还是你很有信心,每次你间歇性涨价之后,知道你的对手会跟进涨价。领先的商学院不担心每年涨一些学费,从某种角度说,价格越贵,可能学位越值钱。很难定量估计学校A的教育比学校B的教育价值更大。所以有些家长和学生就想,贵的学校可能更好。所以当大家把高价格和高价值画等号的时候,最好的学校的竞争地位非常好,有些行业也是这样的。所以当评估一个生意的时候,要问好的问题,如果你通过这个问题,知道那些在经营的人,做出涨价这个决策有多难,你对这个生意的理解就能加深。
 
 
     如果你在运营另外一个可乐品牌,你会发现你的价格会是可口可乐的一个折扣,你很难在超市和可乐的定价一样。可乐建立了一个定价能力,就是其他的可乐产品价格必须是可乐的一个折扣。在有些市场可乐的价格敏感性不强,在美国可乐的价格敏感性很强,除了在电影院,你会花5美金买到一杯可乐,那是因为你只能在那里享受电影给你带来的娱乐。定价能力是生意的一个关键问题。
 
 
问题15:请您谈一谈政府管制对于经济的影响
 
 
巴菲特:政府的参与在很多经济活动中都是非常重要的。我过去10天出去履行,可能需要担心水的质量问题,我已经就是认为水是不会有问题的。政府给很多影响我生活质量的经济活动,提供了质量保证。
 
 
    在民主制度中,你会认为看到有人在争取取消一些政府施加的无理管制,另一方面,你又看到有人在争取要政府来管理更多事情,随着时间推移,我认为美国会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虽然现在看来还不够完美。
 
 
    我很高兴一直到1934年,都还有FDIC.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在1931年1月,如果你把钱放在银行里,那时你担心你的存款都会没有了,我的父亲那时就很担心存在银行里的钱是否会没有,都不知道怎么支付明天的帐单。幸亏,FDIC出面担保消除了所有美国人的恐惧,如果你能够消除人们的生活中的恐惧,给大家银行存款的安全感,这是非常重大的经济贡献,只有政府才能做到这些。 
 
 
    后面听的不是很准确,但是和上文意见差不多,就不翻译了。
 
 
问题16:在您的致股东信中提到,有些伯克希尔旗下公司的总裁,您是一年见一次,有些您几乎是每天见面,您能和我们说说和他们都讨论些什么吗?
 
 
巴菲特:我几乎每天都会通话的是再保险公司的总裁,Ajit Jain。他并不需要每天和我通话,但是我们非常喜欢对方。他给我带来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给棒球比赛中的一个球手Aron写事故永久残废保险,这个产品全世界没有其他保险公司提供。然后他会下午给我打电话,问我们给Aron保2.6亿美金的事故永久残废险,应该收取多少的保费?这肯定比问我中午吃什么午餐有意思多了。我喜欢思考这样的问题。
 
 
    还有一次,新西兰在地震和澳大利亚在发洪水,我们接到一个保险要求,就是希望如果在12个月以内再次出现地震和洪水的话,我们赔偿几十亿美金给他们。问题是收取多少保费?Ajit会想出一个数,然后我会想一个数,然后我们比一比,看谁的数字高,就用谁的。我们的客户说,其实你们是把这两个数字加起来收费的,有时候他们这么说也没错。
 
 
     这个生意很有意思,我们对各种各样的事情提供保险,比如世界杯。如果法国要是赢了决赛,我们就要赔付大约3000-4000万美金,如果墨西哥要是赢了,我们就不用赔了。Ajit和我讨论各种这样有意思的保险交易。另外我也觉得Ajit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我们的关系非常紧密。所以我非常喜欢每天和他聊天,就像你的孩子聊天一样。
 
 
    也有一些老总,我是每周聊一次,有些过去一年都没有沟通过。但这都是有他们自己决定。他们的性格非常不同,各样的风格都有。一些人喜欢和我沟通,还有一些人根本就不愿意和我讲话,你知道我不太介意的。更多不是因为工作需要,而是个性特点,使得有些人沟通的比较多。他们很少是让我帮助他们做个困难的决定,往往他们和我讲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找到答案了。
 
 
    我有一个朋友,是位女士,她偶尔会给我打电话。我和她说,我的作用就像一个Rectang(回声器?)。你是一个聪明人,当你向Rectang解释问题,当你把非常积极地说清楚后,其实你就想的更明白一些了。当你假装向Rectang解释一个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思考中有漏洞,然后你会改进这些思考。我以前觉得她是我的回声器,结果她说我才是她的回声器。其实人的大脑就是这么运作的,你和自己自言自语很好,但是和你认识的一个人交流会更有用,它会让你更好的思考。Charlie和我能作更好的思考,是因为我们对话。
 
 
问题17:巴菲特先生,问您一个个人的问题,在您回顾人生的时,是否发现曾有那么一瞬间,让您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发生过了重大改变,让您找到人生的定位?
 
 
巴菲特:我不觉得人生的改变是一瞬间的问题。当然,的确有事件让我发生很大的变化,甚至是向最坏的方向变化。我12岁的时候,我的父亲被选举成为国内议员,全家搬到了华盛顿,整个生活都被打乱了,我只能离开我所有的朋友。我没有安全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表现很糟,当然慢慢克服了部分。在我结婚的头5年,我有重大的改变,但这也不是一下子发生的。如果你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它很难一下子恢复,但在爱和关心的支持下的确会慢慢恢复,所以并没有那么一个神奇的时刻,突然你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全新的人生。
 
我的确改变了对于人生的看法,如果没有我太太的悉心照顾我,我没法实现这个人生的跃变,但我不知道这是一个3年或者5年的过程,实际上这是人生一个连续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应该越变越好。你应该一直在学习,学习什么构成这个世界和什么又构成你的世界,知道什么是更好的,什么是更差的。在你离开学校以后,学习并没有停止。学无止境,你一直都在学习了解自己,了解人类的行为了,学习其他任何让你在社会中有成就所需要的东西。所以如果在20或25岁的时候,你就觉得没有什么要学的了,那你一定是疯了。你应该一直要从其他人身上学习。我的幸运之处在于,我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比如我提到的Katharine Graham。我从她身上学到很多。这又回到我们曾经谈过的,你要选对人生正确的英雄榜样的问题,否则你难以做到一生一直都从他那儿学到东西。
 
 
问题18:我比较好奇… 被打断了?
 
 
巴菲特:我必须告诉你,我有一个合伙人叫Charlie Mugger,他已经87岁了,我觉得他开始失去听力了。我就找到医生说,我有个合夥人,87岁了,听力似乎不行了,但我还不是很确定,你看应该怎么办?他说,你们两站在房间的两个角,然后你讲话给他听,看看情况怎么样。那好,我们就在房间两个对角站好了,然后我说,Charlie,我觉得我们应该在26块钱买微软,你怎么看?我没听到什么反应。然后我走到房间的中间,又问了一遍,“Charlie,我觉得我们应该在26块钱买微软,你同不同意?”还是没有反应。然后我走到他身边,和他说, “Charlie,我觉得我们应该在26岁的时候买微软,你同不同意”。这次我听到了,他说,我已经说了三遍了,可以!
 
 
问题19: 你会给今天的学生怎样的职业发展建议?
 
 
巴菲特:我能给你的唯一的建议,也是一个好的建议,就是你要追随你的“激情”。我有三个孩子,他们做的事情,各个都不同,我为他们每个人都感到骄傲。他们没有人想来伯克希尔Hathaway,这没问题。如果他们想来伯克希尔,我没问题,如果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我也没有问题。我的父亲给我的建议是,做什么认要做得在行才行。无论我是希望成为医生、律师或者议员,他都支持我。只要我是诚实的,工作是有意义得,都能自动得到他的同意。他觉得我能够找寻到适合我的道路。窝轮我找到什么,他都会为我加油的。
 
 
    我想说的是要选择你已经有了全世界所有的钱,你还是想去做的工作,不要为了钱工作,要做你觉得有激情的事情。我就是这么做的,我80了,但我每天都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早上我从床上跳下来,我跳着踢踏舞去上班,我对于工作感到兴奋。我爱我的工作超过其他任何事情。我知道我喜欢什么。但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知道,你们都很聪明,很有热情,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你们应该要找到愿意挑着踢踏舞去上做的工作。
 
我的意思不是说你不用想赚钱养家,但如果你选择这个工作,就是因为它每月多赚100美元,你一定是疯了。你需要的是找到你有足够热情的东西。当我23岁的时候,我终于能够为Gram工作,之前我试过一次没有成功。后来Ben说我觉得你可以你来为我工作了。我就问了我的太太,搬到纽约怎么样,但我从来都不问工作会有多少的问题。我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才知道我究竟一个月拿多少钱。但这没有任何差别。我知道的是我将对所要做的事情感到很激动。我当时大概是拿到12,000美金一年,我并不在意是拿13,000美元还是11,000美元,我喜欢我做的事情,而且我有所有过一个理性和富足的生活,所需要的钱。我后来赚了很多钱。我工作的地方有我很尊重的人,而且学到了很多东西。Graham后来决定搬去加利福尼亚,然后我回到了这里。我也许会为另一个人工作,拿每年18,000美金的年薪,如果我为我不敬佩的人工作,我每天经历那么多的情绪变化,这会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错误。所以你一定要做一份你能为之兴奋的工作。
 
 
    我在哈佛演讲这些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院长问我,你都究竟和我的学生们讲了什么啊?我说,我就是建议他们只为自己最敬仰的人工作。院长说,那我明白了,那些学生后来全都选择自己创业当老板了。
 
 
问题20:你觉得印度和中国会怎样?
 
 
网上好像已经有了报道,我听的不是很准确,就不翻译了。
 
 
 
问题21:究竟什么是BRK的护城河,是什么在阻止其他的投资人以及工业控股公司来复制你的成功?另外除了保险产业之外,您看到有哪些行业也能够如同提供长期的低成本资金来源,如同保险的浮存金?
 
 
巴菲特:在我们的汽车保险公司例如GEICO,我们的护城河在于低成本的核心产品。在美国人们必须购买汽车保险,我们在卖一个产品大家不想买,但是大家必须买。他们不想保险,他们是想开车,但是不买保险,就没法开车。这是一个很贵的产品,每年每人要平均支付1400美元。因为他们并不是真的要买这个产品,也不需要买更漂亮的,或者闻起来更香的产品,所以他们想买最便宜的能保护车的产品。我们的商业模式从公司创立当然就是低成本模式,还有其他好的商业模式,但是我们模式让我们能够接触到大多数的客户,而且基础已经非常巩固了,这就太好了。
 
 
    在See’s Candy. 我给你10亿美金,(看来你不是很激动啊),然后我说你把钱拿去干掉Seas Candy生意,在加州建立更好的盒装糖果门店销售生意。你做不到,你不能进入加州3500万人的头脑,因为他们已经形成了观点,他们已经认知了See’s Candy的品牌,认知了她的“带来香吻”的品牌内涵,所以客户的偏好构成了See’s Candy的护城河,几乎没有可能跨越这个护城河,除非我们搞砸了,犯了例如产品失败等非常严重的错误。
 
 
    我们有很多种类的生意,也有不同类型的护城河。
 
 
    美国西部只有两条大的铁路,在密西西比河以西,只有两条大的铁路,没有人还会再去建大的铁路了,现在可能还会建高速的客运铁路,但是运货的铁路没有了。我们支付了430亿美元来购买伯灵顿铁路公司,联邦政府和加州也在讨论建一条800英里的高速客运铁路,大约也要花430亿美金。我们有22000英里大陆轨道,6000火车头,几百万美金一个火车,35 briges ,没有人能够有钱重现来建这些铁路。在平地是250万美金一英里,在阶梯地形是5百万美金一英里,按照这个计算的总造价远远超过430亿美金(假设按照3百万一英里计算,也要投资660亿美金)。
 
 
    我们主要和union pacific (联合太平洋铁路运营公司) 以及卡车竞争。我们的竞争优势很强,因为卡车比,我们运越重的东西越远距离,越有优势。我们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因为我们可以用1加仑柴油运1吨的货物到5英里的距离。卡车做同样的工作,需要耗3倍的油。油价上升对于我们更加有利。高速公路拥堵也对于铁路有好处。我们和联合太平洋的收费比卡车的收费贵,在有时候,卡车比我们更快送达,所以这对我们的竞争优势也有一些限制,但是我们的护城河还是很强大。
 
 
    我们在不同生意有不同程度的护城河,你可能还要问在母公司这一层的护城河是什么?我们有一个非集权子公司独立运营的结构,一个其他大部份产业公司都不能提供的运营环境。有些企业家想出售生意,但是还想继续运营,所以他不想任何人干涉他的运营,但是他希望有一个总部来负责所有的财务,法律和公共关系,但是不希望总部有个人告诉他说,下一周应该销售什么商品。我们基本上在这个领域是独一无二的,但不一定所有的人都喜欢我们这个做法。我们是唯一以这个模式运营的企业,
 
 
    所以我们有单个的护城河,也有总体的护城河,我们的工作就是每天不断地把这个护城河加宽。因为每天护城河不是在变宽就是在变窄。我也有一些生意,护城河在变窄,或者根本就没有护城河,这时我告诉管理人员要把鳄鱼和鲨鱼都扔到护城河中,这种情况并不是很多。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