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认为杠杆也很危险。对冲基金的失败几乎完全是由于过度杠杆。
我认为,对我们来说,尤其是对价值投资者来说,自律是一个很好的工艺元素。正如沃伦巴菲特所说,投资就像一场棒球比赛,没有裁判,也没有球可打。你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用球棒挥杆。“不,今天没有好机会。不,还是没有好机会。”日复一日的等待是非常重要的工艺元素。
3.因为追求增长和高价股票的人实际上是在溢价购买东西,他们将不可避免地遭受损失。他们会被更有耐心和纪律性的人打败。
4.作为投资组合管理的投资者,最大的恐惧是什么时候?我的回答是:当市场下跌时,你买得太早,以至于买入价还在过高的水平。
股市下跌过程中,包括价值投资者在内的所有投资者过早抛售是非常冒险的。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牛市的继续,当一些证券开始变得便宜时,饥饿的投资者肯定会购买它们。很快,这些证券将被证明一点也不便宜,因为随着市场走弱,阻碍它们在牛市中上涨的缺陷将变得更加明显。
股市下跌30%后,我们无法判断市场还会继续跌多少才能见底。指望每一次熊市都会变成一次大萧条是愚蠢的,但指望市场从价格过高的水平跌至价格合理的水平后不会继续下跌也是不明智的。
我的经验是,当人们开始以低得离谱的价格出售东西时,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不得不,而不是想,这是一个购买的好时机。顺便说一句,体验一般是好事,但偶尔也会诱惑你过早购买或做错事。
最大的担忧是,当市场开始从高估水平下跌时,过早买入。投资者必须明白,市场崩盘是可能的,有时会想象自己回到了1930年。在市场下跌的过程中,肯定会有诱人的廉价股票,未来三年会有一些便宜的股票跌到零。在某种程度上,过早买入是错误的。
过快入市会给投资者带来风险。大盘跌了20%到30%之后,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行情会有转机。指望每次熊市都变成大萧条是愚蠢的。被低估的证券何时回归公允价值也是不可预测的。试图这样做是愚蠢的。
6.随着市场的不断下跌,你会有购买公司股票,的冲动,会被诱人的投资机会轰炸,但你永远不知道底部在哪里。当信贷收缩时,流动性的浪潮退去,因此投资者需要重温格雷厄姆和多德的智慧。这个时候,不要把握市场机会,而要坚守价值投资的信念。你会看到诱人的廉价投资和各种价值骗子,不顾宏观经济,试图以低价投资。
7.因为我们无法预测未来,在一个周期的中间看不到一个周期的结束,甚至看不到一个周期的开始,所以在市场下跌的过程中,我们会被明显的机会淹没。我们会看到诱人的便宜货和价值骗子,虚假反弹和合理复苏,聪明的底部淘金者和购买便宜货的傻瓜。我们永远无法提前知道熊市的底部在哪里。
8.价值投资者的信念不仅使他们不会受到这些短期损失的伤害,而且使他们喜欢或至少理解这些损失,因为短期价格下跌可以使投资者降低平均购买成本,以更好的价格购买更多,最终投资者将获得比根本不下跌的股价更高的回报。
有选择地、果断地对抗市场的主流趋势。价值投资者的表现在一段时间内会低于大盘,但价格的短期下跌可以让你增加仓位,降低持仓的平均成本。不要遭受暂时的损失,利用并享受暂时的价格下跌。
9.格雷厄姆和多德不仅教会了我们如何投资,还教会了我们如何思考投资。他们智慧的核心不是要求我们盲目服从机械教条,而是一种思维方式,使我们永远不会被瞬息万变的事实和环境所蒙蔽。机械教条是危险的——它要求我们生活的世界比实际情况更恒定、更可测量、更容易分析。从这个角度来看,最好用格雷厄姆和多德的原则作为筛选标准——就像一张网,我们可以从众多证券中找到最有意思的几个股票,然后通过准确的分析和敏锐的判断做出最终的投资决策。
10.稳健的价值投资者必须避免日常噪音、短视的投资者和与公众分道扬镳。
1.价值投资者一定要注意价格和价值的比较,买入是因为价格相对价值便宜。价值投资者面临的问题是,被低估的股票可能会被长期低估。
12.价值投资,无论是在今天还是在格雷厄姆和多德时代,基本上都是买入低于其价值的证券或资产——也就是俗话说的“半价买入”。购买特殊证券可以获得安全边际——也就是说,为错误、信息不准确、运气不佳或经济和股市的变幻莫测留下空间。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误以为价值投资是寻找低价证券的机械工具,但它实际上是一种综合的投资理念,强调深入基础分析、追求长期投资结果、限制风险、抵制从众心理的重要性。
13.投机者注重快速获利。与他们相反,价值投资者通过尽可能避免损失来展示他们规避风险的能力。规避风险的投资者认为,预期损失远比任何收益的利益更重要。
14.在下行周期,企业业绩恶化,廉价的股票变得更多。加便宜,投资者必须学会处理这一切。同时,他们也必须忍受上行周期时便宜股票稀少,投资资本充足的问题。
 
  在便宜的投资产品稀缺的时候,价值投资者必须有耐心,放弃标准,退而求其次往往会导致灾难。虽然我们不知道机会处于何时何地,但我们知道新的机会终将会出现。如果缺乏令人信服的机会,投资组合中应至少有一部分是现金等价物,与此同时等待机会的来临,这应是最明智的选择。
 
  价值策略对于缺乏耐心的投资者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因为它通常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获得回报。
 
15.假如市场的估值水平处于创纪录的高位,支撑市场的是资金流而不是基本面,那么整个市场崩盘的风险就特别大,历史上发生过几次。
 
16.但我还是要提醒各位,价值投资的目标并不是跑赢牛市。在牛市中,任何人使用任何投资策略,或者甚至根本没有策略,都能获得很好的回报,常常能跑赢价值投资者。只有在熊市中,价值投资的纪律才变得特别重要,因为在所有的投资策略中,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让投资者获得充分上涨潜力的同时承担非常有限的下跌风险。
 
17.简单地说,我们正在前所未见的市场环境中前行,其中基本面分析被投资者扔到窗外,逻辑被投资者忘到脑后。我们1999年的表现落后于大市,不是因为我们没有遵守严格的投资准则,而恰恰是因为我们坚持了投资准则;不是因为我们忽视了基本面分析,而恰恰是因为我们践行了基本面分析;不是因为我们避开了价值投资机会,而恰恰是因为我们一直追寻价值;不是因为我们投机,而是因为我们没有参与美国股市的投机而受到伤害。
 
  有时候,有人问我们,是否应该修改我们的投资策略,从而适应现在的市场气候以改善业绩。您可能也猜到了,我们的回答是不!向失控的牛市投降,跟风买进成长股和科技股是很容易的,但这是傻瓜的做法,也是很不负责的做法,而且有违我们的良心。随大流总是很容易;离开人潮,独自前进需要很多的勇气和自信。不过,长期投资成功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与大众保持距离。
 
18.我们对价值投资方法依然坚信不疑,努力以相对于潜在价值大打折扣的价格买进资产或企业。便宜的东西之所以存在,是因为金融市场缺乏效率,而很多投资者缺乏利用这些无效所必需的耐心和自律。价值投资可能会在不同的时段跑赢市场,也可能会跑输市场,这是因为投资者的情绪在不停变化。不过我们相信,价值投资哲学永远不会过时。当投资者们对某个价值被低估的领域的厌恶程度达到顶点之时,就是价值投资者买进的好机会。
 
19.投资的真正乐趣在于识别和积累廉价货。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