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杂志提前获得巴菲特年度股东信节选。巴菲特解释了投资者可以从他的两次房地产投资中学到什么。
在股东信的开头,巴菲特引用了现代证券分析之父本杰明格拉赫(Benjamin Glahe)的话:“投资在最像商业的时候最聪明。”
后来,巴菲特提到了他做过的两笔房地产投资。第一笔投资是在1986年,当时他以28万美元从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购买了一个400英亩的农场,这比几年前一家倒闭的银行发放的相关贷款要低得多。
巴菲特写道:“我不知道如何经营农场,但我儿子热爱农业。从那里,我了解到这个农场将生产多少蒲式耳的玉米和大豆,以及将有多少运营费用,基于此,我计算出它的正常回报率在10%左右。我也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生产力会提高,农作物的价格也会上涨。因此,这两个期望都实现了。”
然后,在1993年,巴菲特又做了一笔较小的投资。当时他是所罗门的CEO,这家公司的老板告诉他,纽约大学附近的一个零售地产正在寻找买家。当时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根据巴菲特的估计,这个房地产的回报率在10%左右,于是他又做了一个举动。
沃伦巴菲特致股东的信:投资应该遵循五个基本原则。
巴菲特写道:“未来几十年,这个农场和纽约大学房地产的收入很可能会增加。虽然涨幅不会很大,但这两项投资会让我和我的后代受益终生。”
巴菲特说,他之所以要讲这两个故事,是为了解释一些基本的投资原则。这些原则是:
1.“你不一定要成为专家才能获得满意的投资回报。但是如果你不是专家,那么你必须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并遵循一条肯定会奏效的路线。保持事情简单,不要试图打出全垒打。当有人承诺给你快速回报时,你应该尽快给出否定的答复。”
2.“对于您正在考虑投资的资产,请关注它们未来的生产力。如果对这项资产未来利润的粗略评估结果让你感到不舒服,那就干脆忘掉它,继续前进。没有人能评估每一种投资可能性,但你不需要无所不知,只需要了解自己的行为。”
3.“如果你选择关注所考虑资产未来可能的价格变化,那么你就是在投机。投机没有错,但我知道的是,我没有能力投机成功。此外,我也对那些声称自己总能成功投机的人持怀疑态度。在通过抛硬币进行投机的人当中,有普通人第一次这样做就会成为赢家;但是如果那些赢家继续玩这个游戏,那么没有人能指望一直盈利。事实是,一项资产最近的升值从来都不是买入它的好理由。”
4.“就我的两笔小投资而言,我只考虑这两处房产会产生什么,并不关心它们每天的价值变化。比赛的获胜者是那些将注意力集中在竞技场上的人,而不是那些只会盯着记分牌的人。如果你周末看不到股价,那你应该试着在工作日也这样做。”
5.“建立宏观观或者听别人人大谈宏观或者市场预期,都是浪费时间。事实上,这样做很危险,因为你可能会被它蒙蔽双眼,看不到真正重要的事实。”
巴菲特强调:“我的两次购买分别是在1986年和1983年。在判断这些投资是否成功时,第二年——年,即1987年和1994年3354年的经济表现、利率或股市变化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根本不记得当时媒体怎么说,也不记得当局怎么说。不管人们怎么喋喋不休,玉米总会在内布拉斯加州生长,学生总会涌向纽约大学。”
他进一步指出:这是我的两个小投资和股票投资的一个主要区别。股票会每分钟向你提供估价的变化,但我没有看到我的农场或纽约大学房地产的任何报价。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