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说:“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重要的不是他知道什么,而是他们是否真的明白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只要你能尽量避免犯重大错误,投资者只需要做几件正确的事情就能成功。”
“为什么聪明人会做出伤害自己利益的蠢事?我们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我们避免犯愚蠢错误的能力。”
然而,事实上,即使是非常聪明的投资经理也会犯大错误,导致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美元的损失。如何有效防止决策出现重大失误?
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孟格和哈佛医学院的医生阿图尔戈文德给出了一个简单而有效的常见答案:像飞行员一样使用清单。
首先,阿图尔戈文德:使用清单是防止犯大错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阿图尔戈文德在《清单革命》一书中指出,人类的错误有两种:一种是无知,另一种是无能。无知的错误是我们因为没有掌握正确的知识而犯下的错误,无能的错误是我们因为掌握了正确的知识却没有正确使用而犯下的错误。无知是不可避免的,但无能是可以避免的,但不是可以避免的。
葛文德本人是哈佛医学院的医生。他用自己和他人的许多医疗案例告诉我们,手术的常规程序极其复杂和紧张。即使是最好的医生,也难免会漏掉其中一个步骤,少问一个关键问题,以至于偶尔手术中的失误无法绝对避免,失误的代价就是患者的生命健康。
如何解决这个严重的问题?葛文德拜访了飞行员和摩天大楼建造者,从他们身上发现处理复杂问题的方法是使用清单。即使是超级飞行员和超级建筑专家也需要一些关键步骤的清单,并提前仔细检查,以确保工作的正确完成。葛文德描述说,他的研究团队采纳了这一想法,制定了一份安全操作清单,并在世界各地投入使用,挽救了数十万人的生命,取得了非凡的成果。
第二,芒格:使用核对表是防止投资决策出现大错误的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
说实话,一开始我不喜欢按照检查表一个一个检查的做法。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机械的做法,只有愚蠢的人才会用。
不过,巴菲特说芒格是他认识的最聪明的人,芒格自己也高度赞扬了清单:“我是一个坚信用清单解决难题的人。你需要用清单列出所有可能和不可能的答案,否则,你很容易错过一些重要的东西。”
他在南加州大学的演讲中说,没有什么比检查清单更有效:“人们还需要养成检查清单的习惯,这可以避免许多错误,不仅是对飞行员来说。你不应该只是掌握广泛的基础知识,而是在脑海中列出这些知识,然后加以利用。没有其他方法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对于巴菲特提出的聪明人经常犯大错误的问题,芒格的回答是:“聪明人怎么会经常犯错?因为他们没有做我让他们做的事情:用一个清单来确保你已经掌握了所有主要的思维模式,并多管齐下地使用它们。”
我知道一些事情。按说,我能考上研究生,至少我不是大傻逼。但是我出门经常忘记带钥匙或者钱包和手机,三次到了机场发现忘记带身份证。后来我老婆教了我一招。出门前,她把清单大声念了三遍:“手机、钥匙、钱包”。如果我在出差的时候加上“我有身份证”,我犯这种愚蠢错误的次数就大大减少了。
事实上,投资的问题比带着必需品出去复杂得多。最有可能的大错误是,你只看到了问题的一面,就马上得出结论。其实你要用检查表,用各种思维模型,一个一个检查,你就能发现很多你本可以发现的问题,避免犯大错误。因此,芒格说:“对于一个只有一把锤子的人来说,每个问题看起来都像钉子。你不能只拥有一把锤子,就把一切都当成钉子。你必须掌握更多的工具和技能。你必须通过检查清单来使用所有这些工具,因为如果你只是希望合适的工具在你需要的时候自动跳出而不需要帮助,你会错过很多思考工具。但如果你把这些工具列成一个完整的清单,在脑海中一个个思考,你会发现很多答案,但没有这个方法,你根本找不到。”
“养成检查清单的习惯可以避免很多错误。你要掌握各种基本智慧,你要把它们做成一个思维检查表,充分运用所有这些基本智慧。没有其他程序会比这一步更有效。”
“使用核对表可以更好地解决收购企业过程中的各种问题。在医学上使用核对表也非常有效。只有非常糟糕的医生才会立即接受从他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诊断结论并坚持下去。(可悲的是,75%的医生会这样做。)”
芒格警告说,清单不应该太简单,必须包括所有重要的方面:“要分析不同的公司,你需要使用不同的清单和不同的思维模式。我绝不会说‘只要考虑这三个问题’而把这个问题搞得很简单。你需要把生活中所有的思维模式都放入脑海中,用它们来寻找自己的答案。”
如果清单上少了两三个重要的项目,结果就惨了:“一般来说,你需要掌握各种合适的思维模式,并做一个清单来逐一使用。。如果你是一个飞行员,可是两三个重要的项目没有包括在检查清单中,你可能会坠机。”
第三,巴菲特和芒格的投资决策检查清单。
芒格的投资决策检查清单十分详尽,有40多项,具体请参见他的《穷查理宝典》第二章。
巴菲特并没有公开他的投资决策检查清单,但1982年起在伯克希尔年报中多次公开声明他想要收购企业的基本标准,我认为这就是巴菲特的投资决策检查清单的精简版:
(1)较大的公司规模(至少有500万美元的税后利润);(2)显示出有持续稳定的盈利能力(我们对未来盈利预测不感兴趣,我们对由亏转盈的“反转”型公司也不感兴趣);(3)公司在仅仅使用少量负债或零负债情况下获得良好的净资产收益率水平;(4)良好的管理(我们不可能提供管理);(5)简单的业务(如果涉及太多技术,我们将无法理解);(6)清楚的出售价格(我们不想浪费我们的或是卖方的时间,在价格不明朗的情况下谈判,即使是初步商讨)。
1992年巴菲特再次在伯克希尔年报中阐述了他15年前讲述过的选股标准清单:“我们的股票投资策略与以往我们在1977年的年报中谈到的没有什么变化。我们挑选可流通证券与评估一家要完全收购的公司的方法极为相似。我们要求这是一家(1)我们能够了解的;(2)有良好长期发展前景的;(3)由诚实和正直的人们经营的;以及(4)能以非常有吸引力的价格买到的公司。”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