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像苹果这样市值一度跃居世界第一的公司,也会因为业绩低于市场预期的公告而遭遇股价大跌。因此,上市公司和投资者都非常重视盈利预期。
新年过后,上市公司开始披露年报。之前有公司给出了盈利预期,很多券商也为公司做出了盈利预期,所以市场最关心的是公司是否达到盈利预期。即使是像苹果这样市值一度跃居世界第一的公司,也会因为业绩低于市场预期的公告而遭遇股价大跌。因此,上市公司和投资者都非常重视盈利预期。
利润预期真的值得我们关注吗?
巴菲特告诉我们要高度怀疑利润预期,无论是公司的还是券商的。因为准确的盈利预测,尤其是长期盈利预测是不可能的,即使我无法预测我的公司,也只有少数公司能够实现当年增长率高于15%的长期盈利预测。
第一,巴菲特作为董事长,不知道自己公司下一季度的利润。
巴菲特在2002年说过:“对那些公布盈利预测和增长预期的公司要高度怀疑。很少有企业能够在稳定、无事故的环境下运营,收入不会简单地稳定增长(投行制作的招股书中的盈利数据除外)。”
“芒格和我作为伯克希尔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不知道我们公司明年能赚多少钱,我们甚至不知道下季度能赚多少钱。我们非常怀疑那些经常声称知道公司未来利润的首席执行官。如果他们总能实现自己公开宣布的目标回报,我们会直截了当地认为一定有虚假之处。那些总是承诺‘实现利润预期’的CEO们,总有一天会发现难以抵挡诱惑,难以伪造利润数据。”
第二,巴菲特问券商,为什么他们不能预测其他上市公司几年或者几十年的利润,但是为什么他们甚至不能预测自己公司下个月的利润。
正如券商在研究报告中对上市公司进行估值一样,投资银行也会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并购中对目标公司进行盈利预测;提议。巴菲特对此高度怀疑:
“我们并购的扩张;一家企业经常受到老客户的强烈推荐。在其他公司,公司高管会投入大量精力寻求与投资银行可能的并购,并使用已经变得非常标准化的拍卖操作流程。以这种并购方式;a活动中,投资银行家会准备一个‘并购;《一个提议》,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超人漫画。在这部华尔街版的超人漫画中,一个普通的公司,从一个投资银行家的公共电话亭出来后,突然变成了一个企业超人,一跃就能大大超越很多竞争对手,利润增长比子弹还快。首席执行官们把他们对收购的贪婪欲望隐藏在他们冷静的外表下,就像超人的崇拜者路易斯莱恩,在看到被收购公司在并购中超人般的竞争力的描述后,他立刻神魂颠倒;投资银行家准备的提案。”
“在这些并购中;一份提案,特别有娱乐性的是对公司未来多年利润的准确预测。但是,如果你问做这些精准预测的作者,也就是那些投行,他们自己的公司下个月的利润会是多少,他们会马上蜷缩起来保护自己,告诉你因为业务和市场的不确定性太多,他不能冒险给出利润预测数字。”
三是预期年营收增速长期保持在15%以上,只有少数公司能够实现。
有公司公开宣布,未来长期盈利的预期年增长率高于15%,甚至更高。巴菲特在2000年指出,绝大多数如此高的预期只是乐观的,甚至是欺骗性的:
“当我大声表达我的观点时,一个深刻的想法是,芒格和我都认为,首席执行官预测公司的增长率是具有欺骗性和危险性的。当然,证券分析师和他们自己的投资关系部门经常鼓励他们这样做。不过,无论如何,他们都要顶住压力和诱惑,因为过多的盈利预测会酿成大祸。”
“CEO有自己的内部利润增长目标,这是完全正常的。而且我们认为,CEO在表达这些期望的同时,公开表达对公司未来成长的一些期望,并给出合理的警示和提醒,是非常合适的。但是,如果一家大公司给出预测,每股收益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15%的年增长率,那就有大问题了。”
“这是事实,因为只有少数大型企业能够长期保持高达15%的年增长率。你可以做一个测试:查看1970年或1980年年度利润最高的前200家公司的历史业绩记录,列出20年或30年来每股收益保持15%年增长率的公司。数一数有多少家公司,你会发现只有少数公司能保持15%的年增长率。我敢和你对2000年最赚钱的200家公司下大赌注。公司中,未来20年能够保持每股收益年增长率15%的公司,肯定少于10家。”
 
   “这种过高预测长期业绩引发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它们散播了没有根据的乐观主义,更加糟糕的事实是,它们腐蚀了公司CEO的行为。过去这些年来,我和芒格已经观察到许多实例,那些CEO运用种种不符合公司经济利益的经营操纵手段,以使他们能够达到自己之前对外公开公布的盈利目标(根据记载,用钢笔偷走的钱比用枪抢走的钱更多)。”
 
   “我和芒格总是高度怀疑那些CEO用梦幻般的盈利预期诱惑投资者的公司。其中只有极少数经理人事实证明像是一个先知——但是其他绝大多数经理人最终事实证明只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甚至是骗子。不幸的是,对于投资者们来说,非常难以事先知道他们在与之打交道的这家公司经理人究竟属于哪种类型。”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