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巴菲特关于女性角色的原文:
最近有很多关于女性和工作的文章,但在我看来,一个相关且极其重要的问题却从未被提及。这关系到美国的未来。对于美国的未来,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乐观主义者。我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现在我想说另一点:我们未来如此光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女性。
首先我想说,自177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美国的进步是惊人的,也是前所未有的。秘密在于,在美国的政治经济体制下,人的潜能得到了极大的释放。因此,今天的美国人享受着丰富的产品和服务,但仅仅在几个世纪前,人们还无法想象如此丰富的生活。
但是美国人的潜力还不到一半,或者几乎一半。在很多情况下,美国在成功的过程中只使用了国内人才的一半。在美国历史上,无论女性有什么能力,大多数时候都只能靠边站。美国人是近几年才开始纠正这个错误的。
虽然《独立宣言》(《独立宣言》)主张“人生而平等”,但大男子主义很快成为美国宪法的核心。在宪法第二章中,宪法所有39名男性签署者都反复使用“他”来指总统,这是很自然的。打扑克时,人们会把这种情况称为“露出了马脚”。
最后,在1920年,也就是133年后,美国宪法第19修正案赋予了女性选举权,从而淡化了对女性的歧视。但是这项修正案几乎没有改变美国人的态度和行为。受此影响,美国最高法院在第19条修正案通过61年后,迎来了首位女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而在她之前,已经有33名男性担任过这一职务。
这61年间,有人质疑最高法院没有女法官候选人,标准答案只有“没有合格的候选人”。选民的态度也大致相同。1942年,当我父亲成为众议院议员时,众议院435名议员中只有8名是女性;整个参议院只有缅因州议员玛格丽特?蔡斯?史密斯是个女人。
一旦自身利益受到变化的冲击,当权者自然会抵制。这样的自我保护行为,在商界、政界,甚至宗教界,随处可见。毕竟,谁会希望顶级职位的竞争对手数量翻倍呢?
但对于改变来说,更强的对手是一些人根深蒂固的想法,他们只是无法接受周围的世界与过去不同。我家就是一个例子。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我们的父母和老师都认为我们三个的资质差不多,智商测试其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另外,长期以来,他们的“社会智商”一直比我高很多。我们还没有做过这个测试,但是相信我,证据是确凿的。)
但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面对的机会就比他们两个都多,只是因为我是个男孩,而他们不是,尽管他们聪明漂亮。父母给我们倾注了同样的爱,老师也给了我们类似的结果。但是他们总是被告知“好的婚姻”对他们来说意味着成功。当然,这些信息更多的是通过暗示而不是文字来传达的。与此同时,我听到的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机会都在向我招手。
就这样,对我的最低要求变成了对他们的最高要求,直到几十年前,才有人想到改变这种现象。谢天谢地,现在针对女性的结构性障碍正在崩溃。
对于女性来说,还有一个障碍,那就是太多的女性不断给自己画条条框框,说服自己不要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我在这方面也有一些个人经验。
我认识几十位杰出而有魅力的女性,包括已故的凯瑟琳格雷厄姆。她长期担任《华盛顿邮报》(华盛顿邮报)的控股股东和首席执行官。凯瑟琳知道她很聪明。但是她被洗脑了。我不喜欢这个词,但它很合适。她给母亲、丈夫、各种相信男权的人洗脑,尤其是在事业上。
凯瑟琳丈夫去世后,她身边的一些男人试图说服她,让她觉得自己无能是合理的,因为这符合他们自己的利率。这些人给凯瑟琳施加的压力让她很痛苦。幸运的是,凯瑟琳不仅聪明,而且内心强大。有了这个实力,她把这些人的话抛在脑后,没有把自己继承的东西传给他们。
凯瑟琳和我在1973年相遇,我们很快发现她有非凡的能力和个性。但她确实因为性别原因怀疑自己。她很清楚这一点,但她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说,“男人永远比你更懂生意”,而她始终无法让这个声音沉默。
我告诉凯瑟琳,她必须扔掉别人放在她面前的哈哈镜子,然后透过反映现实的镜子看自己。我说:“这样,你就会看到一个能和任何人并驾齐驱的女人,无论是和男人比,还是和女人比。”
我希望我能说我在这一点上成功了。当然,实际情况对我是有利的:凯瑟琳执政的18年间,《华盛顿邮报》的股价上涨了40多倍,原来的1块钱变成了40块钱。退休后,她写了一本非凡的自传,获得了普利策奖。但她对自己还是有些怀疑,可见这种对女性的无价值的看法可以有多深。影响,就连杰出的人也不例外。
 
让我高兴的是,在我见过的女性当中,遭遇这种哈哈镜的情况正在变得越来越少。如果把这样一面镜子放在我女儿面前,她只会哈哈一笑,然后把它打个稀巴 烂。女性永远都不应该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在手握重权、而且看来自信满满的男性心中都住着一位《绿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里的奥兹国魔法师——他有各式各样的伪装,但实际上只是个普通人。在光鲜的外表后面,你们往往会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超人。(去问问他们的老婆就知道了!)
 
所以,女同胞们,这对我们有什么启示呢?我们为什么要在意剩下的那些针对女性的壁垒和哈哈镜是不是已经被打破了,又或者是不是已经被扔进了垃圾桶?我是觉得这个道德问题本身很吸引人,但绝不要在意这一点。相反,让我们来看看你们自身的利益。
 
如果可以采取措施来增加产出,没有哪个管理者愿意自己的经营效率停留在80%。如果更好的培训和工作环境能提高生产率,也没有哪个首席执行官愿意看到男性员工磨洋工。那么,进一步来说,如果帮助男性劳动者充分发挥潜能可以带来明显的益处,你们究竟为什么不想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呢?
 
女同胞们,行动起来吧。越是能充分使用全体公民中的人才,美国所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就越多。我们已经看到,只挖掘美国一半的人力就能让我们的国家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如果你能想象出全部人力所具有的能量,你就会和我一样对美国的未来充满无限憧憬。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