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马哈讲堂”又开始了。2014年5月3日(当地时间),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小镇奥马哈。
来自世界各地的近4万名朝圣者屏息聆听沃伦巴菲特和他的神奇搭档查理孟格的“投资圣经”。场外是全球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各种各样的问题,简洁明快的回答,朴实无华的道理。84岁的巴菲特,90岁的芒格,两位可敬可爱的老人,又在这里传道授业解惑,带我们回顾过去,学习新东西。
细细品味这六个小时的公开课,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收获和体会。就我个人而言,在巴菲特-芒格的投资哲学背后,我通篇阅读了一整套关于如何做人做事的常识。(注:以下高亮文字均来自伯克希尔哈撒韦2014年股东大会直播记录。)
财富:幸福很简单。
无论是赚钱还是花钱,在一个以金钱为媒介的社会里,人们都离不开金钱。如何看待金钱和财富?
巴菲特芒格从他们近百年的个人经历告诉我们,财富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性格,财富和性格并没有正相关。
“我认识的亿万富翁让我明白,财富只能显示他们已经拥有的美德。至于那些混蛋,财富改变不了什么,他们只是变成了有钱的混蛋。”
我用了几十年的旧钱包,用了几十年的旧车,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作为两个拥有数百亿和数千亿美元的老人,他们的财富还在不断积累,巴菲特和芒格的生活却出奇的朴实无华。难道他们不知道如何享受生活吗?不,如果是就不是了。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明白了这太难做的事实。
“我的生活不会更幸福,因为我花了更多的钱。更多的财富和收入对生活的影响是有限的。一旦超过这个限度,更多的消费与幸福呈负相关”。
善于逆向思维的芒格也从相反的角度提醒我们,“如果我们不爱嫉妒和攀比,其实可以活得更好”。
事实上,巴菲特芒格已经为自己的未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们的财富最终会回归社会,而不是留给后代。
如果你不为自己赚钱,如果你赚更多的钱而不是花更多的钱,你赚的钱最终会回报给社会。为什么他们每天都那么投入投资?
过程本身就是终点。他们在做着自己最好奇的事,最开心的事,最美好的事,享受着每分每秒创造社会价值的美好生活。
在回答观众提问时,巴菲特表示,如果他现在是一个23岁的年轻人,他会做和23岁时一样的事情,进入投资领域。“最重要的是,你一定对此很好奇。”
因为他们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在创作自己独特的作品,巴菲特和芒格晚年的日子每天都像孩子一样,过得极其幸福。
巴菲特回忆起自己的工作,说道:“还有什么更有趣的呢?类似未完成的油画。如果我想用蓝色或红色颜料画画布,我完全可以做到。没有人对此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也许别人不喜欢油画,但我喜欢。”
真正的投资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生命,但如果你真的喜欢它,擅长它,快乐地投资,它就会变成一个玩具、一个游戏、一件有趣而充实的事情。
投资是实现个人价值的途径之一。唯一的问题是,你喜欢吗?你发自内心的爱它吗?俗话说“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你就会乐在其中”。原因就这么简单。
诚实:成功的基石
如果你真的喜欢投资,如何投资才能获得持续的成功?巴菲特和芒格的答案依然简单明了:性格和能力是成功的基石。
品德体现在哪里?核心是诚信。
从前,巴菲特和芒格总是这样做:
“股东:伯克希尔一直以收购股票并持有多年而闻名。但是在你职业生涯的早期,你的投资天赋和策略是股东所不知道的。如何获得股东的信任?
巴菲特:我们信守承诺。只有谨慎地做出我们能遵守的承诺。这意味着我们最终持有的一些企业没有达到人们的期望。”
未来呢?
“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未来拥有的现金将超过我们明智的投资。不远。我们无法明智处理的数字正在逼近。”
巴菲特当时没有给出具体的计划。但他表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股东的利益。所有的决定都是基于这个原则。”
巴菲特一直强调,你应该只投资于你“爱、信任和尊重”的人。巴菲特测试投资是否符合标准的方法,是看受托人是否是“能安全娶到女儿的人”。
巴菲特和芒格思考并说,也在这样以身作则。极其良好的诚信记录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期待与他们合作。
 
如果说“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那么个人的信誉就是那很湿的雪,坚持诚信踏实地做人、做事就是那很长的坡。
 
投资的真谛
 
至于巴菲特、芒格有关“能力”的观点,大家早已耳熟能详。在这里,我试图用我的理解,将本次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芒格的相关言论加以系统梳理:
 
投资的核心是分配资金。安全性永远是第一位的,手里头总要有点活钱儿以备不时之需。
 
“对于我妻子,她已经有钱了,不用再赚取更高的回报了,让钱有安全的收益就可以了。”
 
“我们将永远保留手头200亿美元现金的流动性。不能指望别人和银行。现金是像消耗氧气,当你使用它的时候你99%的时间不会注意到它,但一旦它没有了你立刻就发现它的关键了!”
 
在此基础上,去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尽可能将资金配置到能提供最好长期回报的地方。
 
我们必须认清自己的能力圈并乖乖地守在里面,在自己的能力圈之内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当然,也要不断扩展、强化自己的能力圈,因为能力是个相对的、可以慢慢变化的东西。
 
“巴菲特:我对自己的能力圈有一个不错的了解,但无法为别人给出太多建议,你需要对你的能力和知识实事求是。
 
芒格:能力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我们要像购买整个企业一样去购买好的股票,投资经过严格筛选的美好企业,那些“高品质的、管理良好的、保守的资本化的公司”。
 
筛选标准应看重的是企业的回报能力,而不是规模、形式;是企业的收益产出,而不是资金的流入。
 
“规模并不是最关键的,伯克希尔更看重企业如何构建盈利能力。”
 
“华尔街的任何成功,看起来都像是吸引资金流入,并会继续下去,直到它不再是成功的为止。”在巴菲特、芒格看来,这是不对的。
 
我们应更专注于投资的机会成本。
 
“巴菲特:资本成本有很多误解,我们尝试利用我们花销的每一美元同时创造出1美元的价值,我们专注于机会成本。
 
芒格:资本成本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而且对那些商学院工作的科班人士往往意味着愚蠢的事情。我们只是不注重资本成本。我们坚信自己的选择并尽可能提供最好的回报。”
 
我们可以在全世界寻找机会,当然,我们没必要也不应该刻意去追求形式上的多元投资、是否海外配置资产。
 
“我们从来没有仅仅因为它(投资机会)是在国外就拒绝。我们只是还没有足够多的运气获得的美国以外的业务罢了。”
 
如果价格尚不适合买进怎么办?耐心等待是很好的策略。“伯克希尔支付现金购买,并愿意等待投资的好机会。”
 
我们不必太在意是否能够准确抄底,但必须权衡风险与收益。
 
“芒格:你无法通过与在绝对底部购买股票的收益相比来判断你的表现。首先,你永远无法知道未来哪里是底部,除了回顾历史数据。第二重要的是,你可能不能在低价的时候购买到数量足够的股份。
 
巴菲特:风险和收益之间存在权衡,但必须警惕低质量的公司的回报预期。”
 
合适价格买进美好的企业之后,要珍惜它,信任它,让其更自由地生长,但也要警惕可能出现的护城河恶化的风险。
 
“巴菲特:买入一只好股,是人生中一次很棒的机会。
 
巴菲特:我并不希望对子公司进行微管理。并不想告诉子公司,他们的员工太多。
 
芒格:我并不认为你必须通过锱铢必较来优化成本结构。锱铢必较可能会创建一个不太愉快的工作环境。
 
巴菲特:所有公司应该意识到他们的业务可能中断的威胁。就像未来能源控股公司被不断变化的市场弄得措手不及。基本上,伯克希尔需要避免护城河恶化的公司。”
 
所有这些,都是常识,看起来都很简单,不是吗?然而,当人们置身资本市场的时候,最容易忽略、最容易忘记的也往往是常识。
 
正如先锋集团创始人约翰·博格所言,“精明的投资原来与常识和合理的推理没多大差别,投资者越快了解这些基本法则,他们积累有价证券资本的能力就越强。……时间确实就是金钱。”
 
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巴菲特和芒格没有让全世界投资者失望。巴菲特和芒格的2014股东大会,小小切片,却呈现出简洁丰富深奥的内涵,浓缩并奉献给全世界的,是他们毕生的智慧和信仰。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