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说说你喜欢的公司,不是公司的具体名称,而是你喜欢什么样的公司?

巴菲特:我只喜欢我能理解的生意。这个标准排除了90%的企业。听着,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幸运的是,有些事情我还是能理解的。

想象一个大世界,大多数公司都上市了,所以基本上很多美国公司都可以买。让我们从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开始(巴菲特举起他的可乐瓶)。我知道,你知道,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瓶樱桃可乐,从1886年开始就没变过。简单,但绝不容易。

我不想要一个对竞争对手来说容易的生意。我想要一个外面有墙,中间有一座有价值的城堡的企业。我想要有责任心和能力的人来管理这座城堡。

我想要的墙可以多种多样。比如在汽车保险领域,GEICO的墙是低成本的。人们必须购买汽车保险。每个人和每辆车都会有。我不能把20本卖给一个人,但至少会有一本。消费者在哪里购买?这将基于保险公司的服务和成本。大多数人认为(每个公司的)服务基本相同或相似,所以成本是他们的决定性因素。所以,我在找一家低成本的公司,这是我的城墙。

当我的成本低于竞争对手时,我会更加注重加固和保护我的城墙。当你有一座美丽的城堡时,有人会攻击它,并试图把它从你身边带走,所以我会在城堡周围建一堵墙。

三十年前,柯达公司的墙和可口可乐公司的墙一样不可逾越。如果你想给6个月大的孩子拍一张照片,20年、50年后再看那张照片,你不会像专业摄影师那样,去衡量照片质量随时间的变化。真正决定购买行为的是电影公司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柯达向您保证,20年或50年后,您今天的照片仍然看起来栩栩如生,这可能是对您最重要的事情。柯达在30年前就有这种魅力,它占据了每个人的心。在地球上每个人的心中,它的黄色小盒子都在说柯达是最好的。那是无价的。

现在柯达不再是人们心中的专属。它的墙变薄了,富士用各种手段缩小差距。让柯达富士成为奥运会赞助商,这个位置一直被柯达垄断。所以当人们

的印象里,富士变得和柯达平起平坐起来。



  与之相反的是,可口可乐的城墙与30年前比,变得更宽了。你可能看不到城墙一天天的变化。但是,每次你看到可口可乐的工厂扩张到一个目前并不盈利,但20年后一定会的国家,它的城墙就加宽些。企业的城墙每天每年都在变,或厚或窄。10年后,你就会看到不同。



  我给那些公司经理人的要求就是,让城墙更厚些,保护好它,拒竞争者于墙外。你可以通过服务,产品质量,价钱,成本,专利,地理位置来达到目的。



  我寻找的就是这样的企业。那么这样的企业都在做什么生意呢?我要找到他们,就要从最简单的产品里找到那些杰出的企业。因为我没法预料到10年以后,甲骨文、莲花、或微软会发展成什么样。比尔•盖茨是我碰到过的最好的生意人,微软现在所处的位置也很好,但是我还是对他们10年后的状况无从知晓。同样我对他们的竞争对手10年后的情形也一无所知。



  虽然我不拥有口香糖的公司,但是我知道10年后他们的发展会怎样。互联网是不会改变我们嚼口香糖的方式的,事实上,没什么能改变我们嚼口香糖的方式。会有很多的(口香糖)新产品不断进入试验期,一些以失败告终。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如果你给我10个亿,让我进入口香糖的生意,打开一个缺口,我无法做到。这就是我考量一个生意的基本原则。给我10个亿,我能对竞争对手有多少打击?给我100个亿,我对全世界的可口可乐的损失会有多大?我做不到,因为他们的生意稳如磐石。给我些钱,让我去占领其他领域,我却总能找出办法把事情做到。|eastvalue|



  所以,我要找的生意就是简单,容易理解,经济上行得通,诚实,能干的管理层。这样,我就能看清这个企业10年的大方向。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我是不会买的。基本上来讲,我只会买那些,即使纽约证交所从明天起关门五年,我也很乐于拥有的股票。如果我买个农场,即使五年内我不知道它的价格,但只要农场运转正常,我就高兴。如果我买个公寓群,只要它们能租出去,带来预计的回报,我也一样高兴。



  人们买股票,根据第二天早上股票价格的涨跌,决定他们的投资是否正确,这简直是扯淡。正如格拉姆所说的,你要买的是企业的一部分生意。这是格拉姆教给我的最基本最核心的策略。你买的不是股票,你买的是一部分企业生意。企业好,你的投资就好,只要你的买入价格不是太离谱。



  这就是投资的精髓所在。你要买你看得懂的生意,你买了农场,是因为你懂农场的经营。就是这么简单。这都是格拉姆的理念。我6、7岁就开始对股票感兴趣,在11岁的时买了第一只股票。我沉迷于对图线,成交量等各种技术指标的研究。然后在我还是19岁的时候,幸运地拿起了格拉姆的书。书里说,你买的不是那整日里上下起伏的股票标记,你买的是公司的一部分生意。自从我开始这么来考虑问题后,所以一切都豁然开朗。就这么简单。



  我们只买自己谙熟的生意。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懂可口可乐的生意。我却敢说,没人能看懂新兴的一些互联网公司。我在今年的Berkshire Hathaway的股东大会上讲过,如果我在商学院任教,期末考试的题目是评估互联网公司的价值,如果有人给我一个具体的估价,我会当场晕倒的(笑)。我自己是不知道如何估值的,但是人们每天都在做!



  如果你这么做是为了去竞技比赛,还可以理解。但是你是在投资。投资是投入一定的钱,确保将来能恰当幅度地赚进更多的钱。所以你务必要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务必要深入懂得(你投资的)生意。你会懂一些生意模式,但绝不是全部。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