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需要价值投机,价值投资也可以择时。对于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企业来说,最理想的情况是波段操作。包括巴菲特价值投资标的在内的茅台,在八项规定和塑化剂事件出来的时候,也从183暴跌到60多。
如果能从职业投资的角度来投资茅台,用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和技术层面来判断茅台的买卖点,其实可以获得更好的收益,避免暴跌的风险。
五粮液也从2007年上交所6100点对应的37元跌至一年后的5元多,几乎和垃圾股一样,成了零头。如果价值投资者在不合时宜的时候买入,这种煎熬是普通人无法承受的。如果是持仓较重的私募基金,早就被清算了。
事实上,2007年11月左右茅台和五粮液的最高价也是大牛市的最高价,可以按照市场峰值卖出,高估了。
与2006-2007年中国核心资产的结构性牛市相比,也可以按照趋势投资模型进行操作。茅台等慢牛的上涨趋势一直保持完整,机构投资者形成了默契。北方的资金更喜欢这样的目标,这个市盈率对应的是茅台每年30%左右的利润增长率,应该至少是合理的。在A股,如果牛市没有泡沫,我们怎么能停下来?
当然,很难选择这几个股票进行长期价值投资的时机,但也不是不可能。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