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今天有空,请重新编辑这个答案。这是个好问题。但是格雷厄姆用了两大证券分析书籍介绍基本面分析的大致思路,所以我只能简单谈一下。

今年以来,白马股整体涨幅优异,价值投资回归大众视野,一夜之间涌现出一大批价值投资信徒。不管是真是假,大家关注这种投资方式是时代的进步!

今天,和往常一样,我将谈谈价格投资中的几个常见错误,仅供大家参考。

投资的价格就是股息收入吗?不要。对于分红,巴菲特也做过类似的解释:除非能够证明不分红可以给公司带来的正收益(以分红前的资产计算)大于公司分红后的收益(不包括公司分红后的ROA),公司才应该分红。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用数据来考虑分红是否合理,因为资金未来留存的分红对公司的帮助有多大,才是分红与否的决定性因素。(比如,为了实现业绩承诺,管理层往往不会通过分红来获取更多的利润。)巴菲特自己的BRK公司从不支付股息或股票分割。不分红的原因是,他认为如果留在BRK,资金会比投资者获得更多的利益。不支付股份分割的主要原因是他想聚集一批认同价值投资理念的优质投资者。我们不希望BRK成为资金,博弈的目标,以确保BRK的价格始终沿着价值中心波动。目前BRK的估值可以说是被严重低估了,但这种低估不会结束,除非投资者预期巴菲特长期健康或者BRK的一些投资收益真的在报告上公布。

投资等于买茅台、格力、片仔癀、云南白药、双汇等价格投资概念股吗?

最近很有意思的是,很多朋友开始学习价值投资。说到价值投资,就是以股票为代表的所谓价格投资概念股这种行为真的让人哭笑不得!再次:价格投资不仅仅是喝酒、吃药、买家电。投资是一种想法。我们期望得到的大部分是公司发展的红利,一小部分来自其他投资者的乐观预期。过去,今年很多价格投资概念股都出现了分化。比如双汇、伊利都遇到了业务瓶颈。未来十年它们还会在A股美丽50指数中排名吗?接受测试!

解释完分红的问题,我们再来解释价值投资的问题。我认为新时代的价值投资不再是格雷厄姆所说的捡烟头的行为。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传输更加高效和快捷。大多数价值投资者只能选择以合理的价格收购一家伟大的公司。上个世纪以低估的价格收购普通公司的投资理念应该告一段落了,现在的市场几乎没有捡烟头的机会。要重点关注未来发展前景大的公司和未来急需的产品。比如:消费(消费升级)、医院、环保、交通、通讯等领域的大公司,这些公司的股票目前不便宜,但与其广阔的前景相比,绝对不贵。新时代的价值投资应该聚焦这样的公司。过去20年,中国一直处于改革开放的1.0阶段,目标是做大蛋糕,脱贫致富。但是当你变得富有的时候呢?我们将进入2.0阶段,人们的需求将发生变化,消费将升级。能抓住这个机会的公司,未来就能领先。

这里有一个小故事。前几天听到有人抱怨,沃尔玛卖的炖菜产品十几年没更新了,永远不变。最近,永辉和阿里相继推出了自己的新零售餐饮品牌,超级物种和盒马新鲜生活。目前这两项业务非常受欢迎!这就是消费升级!人们的购买力没有消失或减弱,但需求发生了变化。淘宝的个性化给了消费者更多的选择,过去几年实体零售一成不变的模式受到了严重打击。

如何进行价值投资?如何分析基本面?

这是另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想重申我的观点:公司的价值取决于其运营的基本面,在正确轨道上运行的公司有潜力提升其价值。所有的指标、财务报表、社会新闻只是验证我们的判断是否正确。(PE、PB、ROE、ROA)这些指标并不是绝对正确的。比如茅台的股票市盈率较高,但却是其发展的最佳时机,而更便宜的阶段则处于其主低谷期。如果你在所谓的低估阶段长期持有贵州茅台,实际上并不能获得很好的回报。我们更应该关注这家公司的变化,在年报中对公司经营、产品开发、战略部署的说明。有条件的话最好亲自实地调研,咨询专业人士对某些企业的意见。费希尔在他的《如何选择成长股》书中提出了一个观点。在研究结束时,他通常会问一个问题:哪家公司是你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费雪大部分时间都会对这个对手公司进行深入的研究,经常会选择收购这个公司的股票。因此,我很少在文章中列出大量数据。数据属于过去,我们关注公司的未来。我觉得一个好的投资逻辑一定要立足过去,多关注未来!影响公司未来的是过去的投资和战略布局,而不是过去经营数据的质量。(不否认公司未来业绩受过去经营数据的影响,但我认为超额收益通常来自不良预期)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