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市场的热点总是你把我唱走。这一次,轮到抗疫“神药”概念股火爆了。
4月14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李煜介绍,鉴于“三药”(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颗粒及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在本次疫情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和取得的良好临床证据,国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批准将治疗新冠肺炎纳入“三药”新适应症。
官方背书后,以岭药业(连花清瘟生产商)、振东药业(药材供应商)、红日药业(血必净注射液生产商)等公司股价迅速涨停事实上,当相关药物被证明对对抗新冠肺炎有效时,相关股票早已开启股价暴涨之路。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4月15日,以岭药业再次前往涨停,收盘报34.45元/股,这是该股连续第三天斩获涨停,市值在短短三天内飙升超百亿。
华莲文清有多受欢迎?在海外疫情高发的时候,联华晴雯的出镜率越来越高,在ebay上甚至被加热到15.88美元一盒,约合人民币112元。4月15日,“泰国颁发许可证清除联华瘟疫”的消息甚至上了微博热搜,可见近期热度并未减弱。
官方对抗疫药物的认可
尽管中国的疫情已经平息,但中国研究团队一直在抗击新冠肺炎的道路上前进。概念股的爆发可以说是“意外之喜”。
4月14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肺炎药品和疫苗研发进展情况。会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李宇介绍,鉴于“三药三方”,特别是“三药”(金花清肝颗粒、连花清瘟颗粒及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在本次疫情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和取得的良好临床证据,国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批准将治疗新冠肺炎纳入“三药”新适应症。
发布会前,14日中午过后,以岭药业发布了《关于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新增适应症申请获得批准的公告》,迫不及待地“正式宣布”了这一消息。
具体而言,以岭药业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处方药说明书“功能主治”项中增加了“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并在“用法用量”项中增加了“新型冠状病毒轻、普通型疗程7-10天”,以明确其抗疫药物的官方身份。
红药的速度比以岭药业慢一步。4月14日晚,红日药业发布《关于公司产品血必净注射液新增适应症获得申请批件的公告》,该公司还在药品说明书中增加了新冠肺炎肺炎相关内容。
红日药业表示,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血必净注射液连续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作为中西医联合推荐的中成药。体外抗病毒筛选实验表明,血必净注射液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诱导的炎症因子过度表达。
此外,红日药业还在公告中强调,血必净注射液作为治疗重症肺炎和脓毒症的代表药物,因其突出的临床疗效和坚实的循证基础,得到了广大中西医临床专家的认可和推荐。血必净注射液是国家医药产品管理局批准的唯一治疗脓毒症和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的国家二类新药,具有专利保护。
“抗疫药”概念股走红。
疫情爆发以来,抗疫疫苗和药物的研发一直是市场热点。此前,多家上市公司因“碰瓷”雷姆德西而受到监管机构的质疑甚至处罚
4月14日下午,在宣布同意增持新冠肺炎为标的后,以岭药业股价迅速涨停,延续4月15日的涨势,再次斩获涨停板,当日收报34.45元/股。也就是说,仅仅三个交易日,夷陵药业的市值就增长了100多亿
以岭药业还提示,其专利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已在港澳台及巴西、印尼、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和泰国注册为“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保健品”、“食品补充剂”和“现代植物药”并取得上市许可,但尚未实现规模化销售,对经营业绩产生负面影响。
事实上,今年3月,钟南山院士和相关研究人员在国外期刊《药理学研究》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研究文章。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在细胞中的复制,从而发挥抗新冠肺炎活性作用。
3月以来,以岭药业股价屡涨。3月以来,以岭药业收获7块涨停板,近60天涨幅达169.77%。
振东药业也要为清洗鲜花导致股价大幅波动负责。今年2月,振东药业曾在互动平台上表示,“连花清瘟胶囊”所需的药材大部分都有了,因此也被市场视为“连花清瘟”的概念股。虽然后来表示没有申请生产联华晴雯,但其股价依然大幅上涨。最近两天,它与以岭药业的涨停同步
当然,生产血必净注射液的红日药业也不会被市场忽视。虽然4月14日晚一步发布公告,但4月15日红日药业获得涨停一词,当日收报5.94元/股,仍可见投资者认可。在过去两个月里以来,红日药业股价涨幅达到67.32%。
在三药当中,金花清感颗粒系北京御生堂的产品。御生堂之前曾在港股上市,但已退市许久。对于热衷于追热点的股民来说,无疑少了一个选择。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