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使股票的估值更加合理,我们需要通过历史上发生的结果提供分析证据,通过判断公司和行业的性质来对未来做出预测。对历史证据的分析和对未来发展的预测构成了价值投资的基础。

历史证据是指公司已经拥有的各种统计数据和财务报告数字,未来发展是指行业的性质和前景、公司在行业中的地位、地理位置、公司高管的管理风格等。

分析历史证据比预测未来发展容易得多。历史证据容易获得,更适合得出清晰可靠的结论。财务报表中的数字往往反映了大量的历史证据。历史证据的期限必须不少于5年,最好是7 ~ 10年,甚至更长。

历史证据为我们未来的推测提供了基础。即使我们承认过去的记录不是未来变化的领先指标,上述原则也是合理的。

没有这些基于过往记录的检验,就不可能确定股票价值的上限,所以投资活动必然会迅速转化为投机,所以不合理的价值计量总比没有量化限制要好。

良好的历史记录比不良记录能为公司的未来提供更好的保障。对比过去10年平均每股收益达到1元的100家公司和同期平均每股收益只有0.1元的100家公司,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未来10年,前一组的利润总额将高于后一组。

股票估值中历史证据的分析与未来发展的预测

这种判断的基本原因是,未来的收益并不完全由运气和有效的管理技能决定。资本、经验、声誉、贸易合同以及构成过去盈利能力的所有其他因素肯定会对公司的未来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一般来说,实力强的公司比实力弱的公司更安全,业绩好的公司比业绩差的公司更有价值。

即使充分考虑了未来的各种不确定性,这个结论的正确性也很难被推翻。诚然,任何特定的企业都可能从失败中复苏,或从繁荣走向衰落。但如果以一组公司为考察单位,几乎所有实力强的公司都比效率差、资产负债结构差的公司更有前景。

虽然历史证据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用的分析依据和假设,但预测未来的发展仍然非常困难,如对公司业务性质和未来前景的分析、管理因素、未来收益的发展趋势等。并且很难得出明确可靠的结论。

就公司业务性质和未来前景而言,尽量避开未来明显呈现大幅下滑的行业和公司,选择未来前景好的行业和公司。然而,对未来行业好坏的分析,往往来自于我们的猜测甚至偏见。

客观检验管理层能力的方法很少,也很不科学。在大多数情况下,投资者只能通过声誉来判断。能够令人信服地证明管理层是否优秀的证据是过去一段时间的经营业绩,但对业绩的调查却把我们变成了历史证据。

人们非常重视公司收益的发展趋势。利润和现金流持续增长的记录无疑是一个有利的现象,但试图应用过去的发展轨迹来计算公司未来的利润,并将这种方法作为评估公司的依据之一,可能会导致错误的判断。因为过去是事实,未来只能是猜测。

股票估值中历史证据的分析与未来发展的预测

reak-word;”>如果给予趋势压倒性的重视,将导致对股票价值的高估或低估。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偏差,是因为任何人都无法准确地测算出趋势延续的时间将有多长。所以,看似有数学根据的估值实际上只是出于心理因素且随意性很强。于是,我们把趋势作为一种定性的未来因素来考虑,尽管它可能是以历史证据的形式出现。
 
趋势实际上是以一种明确预测的形式表述对未来前景的看法。与之相似的是,关于某个公司的业务性质及管理层能力的结论之所以重要,主要也是因为它们与未来前景有关。当前景成为决定价值的主要基础时,由此得出的判断就不再受数学上的约束,几乎不可避免地会走向极端。分析所关心的应该是有事实支撑的价值,而不是以幻想为基础的价值。
 
对于历史证据的分析,我们最应重视的是公司的内在稳定性。稳定性是指过去结果的抗变动性。稳定性如同趋势一样,可以用数量的形式表达。
 
例如,贵州茅台在2000~2010年的每股收益从未低于8元。但是我们的观点是,稳定性实际上应该是一种定性的因素,而不是数量的因素。因为决定稳定性的是公司的业务性质,而不是其统计数据。比较稳定的历史记录可以显示该公司的业务具有内在的稳定性。
 
在股票估值中,我们要特别注意避免把股票市场作为分析因素之一——不能为反映股票市场行情的变化而调整股票价值的检验标准。也就是说,价值不能随着市场水涨船高或者水落船低,而是必须独立地得出一个较客观的价值标准。
 
我们要牢记:股票估值中未来发展的预测是分析的关键和难点,对未来发展的预测分析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未来发展的预测分析得出了看似确定的结论,那么这种结论就可能存在误导的风险。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